2021年11月14日

“人、水、湖、草”再相亲

——枝江市治理八个湖泊的启示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长松 刘振雄 张双双

枝江市,“长江至此分枝”,境内河湖密布,其中8个湖泊——刘家湖、东湖、五柳湖、杨家垱、清明湖、党家湖、陶家湖、太平湖,列入我省湖泊保护名录。刘家湖与东湖紧邻,俯瞰状若一条游动的金鱼,也合称金湖。8个湖泊散落城中、市郊、乡村,总面积约13平方公里。

宜昌市有11个湖泊入列省保名录,枝江独占其中8个。宜昌治湖,看枝江。

2018年,这8个湖泊有7个是劣Ⅴ类水质。在今年每月的监测中,再未出现劣Ⅴ类。除陶家湖7-8月洪涝期间水质略有波动,其余湖泊水质稳定,7月份金湖、8月份杨家垱水质达到Ⅲ类,五柳湖稳定在Ⅲ类、局部Ⅱ类,其余多为Ⅳ类、局部Ⅴ类。

一度泥污水浊,如今重现波光潋滟、群鸿戏水的秀美风光。变化何来?有何启示?

杨家垱黑臭水体变清的启示——

不清淤,湖泊也可以治好

黄培寿是枝江市湖泊生态治理专班人员、四级调研员。如果不是亲自参与,到现在也难以相信杨家垱会有变清的一天。

杨家垱450亩左右,隐于枝江城区,周边有大型化工厂、学校和密集的居民小区。经年的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养鱼投肥,杨家垱被染污成了黑臭水体,湖底淤泥厚达两三米,腥臭浓烈,居民行人掩鼻而过。

治湖启动,退养、截污、筑岸。进军水体之际,有专家建议,彻底清淤。乍一听,方案不错,从岸上到水下,焕然一新。

时值2018年底,大力度启动湖泊治理的枝江市,辗转邀请到了处于国内治水前沿的武汉大学生科院于丹教授团队。经过调查,于丹团队提出:清淤成本高,巨量淤泥堆放处理困难,翻搅淤泥中的富营养物质会导致水体进一步恶化;建议“抽排湖水、捕捞鱼类、种植水草”。

不清淤能治湖?一半信一半疑,湖长单位市住建局园林中心,在于丹团队的指导下,2019年初,降低水位,捕捞了1000多公斤草鱼,几万斤草籽撒进了湖中的淤泥。

想象着春暖草长一湖清,结果却是,春天来了,零星的水草萌发了一些芽头,三五天又不见了。哪儿去了?被小杂鱼当美食了。如是反复,从草籽到草芽、大苗,从撒播到将草芽大苗绑上小石头或装入网兜沉入湖底,从种植水草到投放螺、蚌、肉食性鱼类,在多轮艰苦的劳作中,杨家垱水下草场渐渐有了模样,进入夏季便加速拢成块连成片。以前的黑臭湖,慢慢有了些清亮的颜色。

颇为用心的黄培寿留存了一瓶治理前的水样。当年底,他在枝江党校以“神奇的水草”为题,讲了一堂生态党课,学员们掌声一片。

10月27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于丹团队成员、长驻枝江的范书锋博士带领下,沿湖采访。他指着水草逐一介绍,轮叶黑藻、苦草、金鱼藻、菹草、黄丝草、睡莲,有的秋冬生,有的春夏长,有的是开路先锋——迅速成活占领阵地,有的是持续发力——既吸收氮磷又吸附浮游污渍。

“用10年把劣Ⅴ类搞到Ⅴ类就不错了。”杨家垱湖泊管理员喻长发每天都要巡湖,好多水草是他亲手所栽,回忆起3年前治湖的目标,不禁感叹,“只要方法对头,没有治不好的湖。”

城中五柳湖出现Ⅱ类水的启示——

科学种草,死水可以变“活”

城中湖难治,一是面积小,死水一潭,生态容量有限;二是居民密集,污染多。

五柳湖就是典型的城中湖,180多亩,位于枝江城中五柳公园,沿湖一半是居民区。

远看深秋的五柳湖,湖面上似有一团团柳絮。近看,湖水清澈,一两厘米长的小鱼在苦草、穗花狐尾藻、金鱼藻、黄丝草的缝隙中钻进游出。

清滩堰社区居民李祖梅在岸边散步,“以前这里又臭又脏,没人到湖边玩。现在清爽啊,老姐妹们没事就来这里跳舞走路。”

“水面上的絮状物,实际上是水草在开花。”于丹团队成员、长驻枝江的余炜诚博士介绍,全湖已种植30多种水草,春夏秋冬四季轮替生长,湖底已实现了全覆盖,重新建立的水生态系统,已进入良性循环,部分水域达到Ⅱ类水质顺理成章。

据介绍,种草治湖好比产品开发,也需要迭代升级。五柳湖治理之初,大量撒播苦草、轮叶黑藻、菹草等先锋种,它们生长能力强,能快速实现水草从无到有,这是治湖1.0版。水质初步净化后,种植穗花狐尾藻、金鱼藻等四季都可生长的水草,与1.0版的水草进行生长时间与空间的互补,保证湖中一年四季有水草,各个水层有水草,持续净化水质,治湖由此升级到2.0版。水质持续稳定后,结合生态和观赏的需要,种植黄丝草、矮苦草等对水质要求较高,同时离水表层较远的水草,达到净化湖水和美化景观的双重效果,治湖就升级到3.0版了。

范书锋介绍,按此治湖理念,五柳湖已进入3.0版,杨家垱处于2.0版,金湖和太平湖正向2.0版过渡,其他湖泊暂处于1.0版。

“水下森林升级,除了水草结构优化,还需要建立以水草为中心的生物链,包括投放、滋养底栖动物,建设生态坡岸,实现水生、陆生植物的有效衔接,和水生动植物与鸟类的食物链接。”于丹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无法与外界水系连通的情况下,通过重建水生植被修复生态系统,是可以把死水治“活”的。湖泊生态系统越丰富,自身的净化能力就越强,水质就越好。治湖,说到底,就是把割裂的人、水、湖、草的亲密关系,重新建立起来。

8个湖泊治理取得初步成效的启示——

人善待湖,则湖善待人

今天的金湖,湖面达8000多亩,跟毗邻的金山林场一起,是国家级湿地公园、网红打卡地。

暖暖秋阳下,金湖水天一色,鸟儿在湖面上翻飞,游人在绿道漫步。滨水区大量种植着沉水、浮叶、挺水植物,十几公里驳岸、10多公顷湿地都得到了自然恢复。

公园管理处科研宣传科科长邹时全介绍,金湖此前也是承包给渔民的养殖湖,投肥、高密度养殖,严重损害了生态,偌大的湖泊,竟然是一湖臭水。经过这几年持续的休养生息与生态修复,生物多样性显著提高,维管束植物由168属198种增加到173属204种,鸟类由141种增加到181种,增加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鸟类1种青头潜鸭,增加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鸟类3种,金湖湿地已成为长江中游地区重要的候鸟驿站。水质现为Ⅳ类,除总磷外,其余指标已达到或超过Ⅲ类,获得长江经济带“美丽湖泊”称号。

2019年7月中下旬,金湖因浮叶植物蓬勃生长,像一床厚厚的棉被盖在湖面上,严重影响沉水植物光合作用。管理处按照于丹团队的建议,对“棉被”开天窗,清理部分野菱角、芡实等。由于事先与公众沟通不够,人们看到水鸟受到惊吓,误以为捣毁鸟巢鸟蛋,引发公众极大关注。

“还是我们工作不够细致,及时进行了整改,也说明广大群众多么关注生态啊。”市水利和湖泊局副局长王铸介绍,枝江治湖以来,8个湖泊19140亩外包养殖水面全部收回经营权,所有养殖设施全部清除;累计退垸还湖3054亩,还将退垸还湖3820亩;杨家垱、五柳湖和金湖一公里范围内取消畜禽养殖;湖泊流域内4793户进行了厕所革命……这些都是涉及群众核心利益的事情,没有群众理解、支持、参与,治湖难以展开。

在问安镇陶家湖退垸还湖施工现场,覃家山村一组村民邓克清家近28亩鱼塘正在破池还湖,“保护环境是大势所趋,理应支持。”邓克清说。

卫星云图上,还明显可见党家湖此前是成片的精养鱼池,现在则是丛丛残荷芦苇。太平湖、清明湖以前也是养殖湖,目前进行区域治理,取得明显效果。

据介绍,治湖以来,枝江投资5000多万元用于水生态修复,8个湖泊累计播种草籽74万多公斤,投放白鲢鱼苗和肉食性鱼类超千万尾,放养河蚌、螺等数万公斤。

“实践证明,我们对湖泊好一点,湖泊便会加倍馈赠我们。湖泊治理,是打造公共生态产品,最终还湖于民。”枝江市委书记余峰说。

--> 2021-11-14 ——枝江市治理八个湖泊的启示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137728.html 1 “人、水、湖、草”再相亲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