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04日

31年间,湖北天鹅洲长江故道江豚种群数量从5头增至101头,《人民日报》整版聚焦——

“迁地而栖”是保护江豚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

天鹅洲保护区的长江江豚饲养基地里,江豚“天天”“娥娥”“贝贝”一家三口。 (天鹅洲保护区供图)

人民日报记者 范昊天

清风徐来,水光粼粼,不时可见几头江豚探出水面。长江湖北石首段北岸,月牙形的天鹅洲长江故道内,逾百头长江江豚在此栖息、繁衍。

江豚是长江水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曾广泛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以及与之相通的洞庭湖、鄱阳湖,过去受人类活动影响,种群数量持续下降。

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逐步探索了就地保护、迁地保护、人工繁育三大江豚保护策略。其中,迁地保护,即选择一些生态环境与长江相似的水域建立迁地保护地,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我国已建立5个迁地保护地,迁地群体总量超过150头。

湖北长江天鹅洲白 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天鹅洲保护区)位于荆州石首市,是我国首个长江豚类迁地保护区,辖89公里长江石首江段和21公里天鹅洲原长江水道,总面积217.7平方公里。

党的十八大以来,长江江豚保护措施、机制不断完善。农业农村部2018年7月发布的科学考察情况显示,长江江豚数量约为1012头,极度濒危状况虽仍未改变,但种群数量大幅下降趋势得到遏制。

截至今年4月,天鹅洲长江故道江豚种群数量从最初的5头增至101头。近年来,天鹅洲保护区还向湖北洪湖老湾故道、安徽安庆西江等江豚迁地保护区和保护场所输出江豚24头。

日前,记者走进天鹅洲保护区,寻访长江江豚迁地保护之道。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

“持续开展种群普查、科学监测、伤病救治、孕豚护理等,让迁来的江豚能自然栖息、繁衍”

今年4月下旬,农业农村部组织实施江豚普查和迁地保护。“经过普查,天鹅洲江豚种群已达101头,达到故道环境的最大容量。”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说。

江豚迁入地如何选择,江豚迁移后如何保护?王丁的思绪被拉回到31年前。1990年11月,王丁所在的科研团队从长江干流捕获5头江豚,放养到天鹅洲长江故道,此后3年又陆续迁移了10余头,结果令人鼓舞:这些江豚可以正常栖息、繁衍。

“长江干流人类活动较多,将部分江豚迁移到人类活动较少且适于豚类栖息的半自然水域,可以促进其自然繁殖。”王丁说,科研人员最终把迁入地锁定天鹅洲长江故道,“故道水质与长江水质状况相近,水中鱼类资源丰富,可为江豚提供较充足的饵料。”

1992年10月,天鹅洲保护区获批成立。“这些年来,科研人员持续开展种群普查、科学监测、伤病救治、孕豚护理等,让迁来的江豚能自然栖息、繁衍。”王丁介绍,近年来,天鹅洲故道江豚种群数量每年增长约10%。

巡护员谭佑先——

“制止捕捞行为,防止农业面源污染,保障迁居这里的江豚吃得饱、活得好”

“我们通过步巡、车巡、船巡等方式,日夜守护这里的江豚。”天鹅洲保护区巡护员谭佑先每天巡护上百公里河段,身上晒得黢黑,腿和手臂留有被湖边植物划伤的痕迹。

“这些年,非法捕捞已大幅减少。”谭佑先说,2006年起,保护区陆续拆除周边养殖围网,引导包括谭佑先在内的500多名渔民上岸转产。2018年1月1日起,作为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之一,天鹅洲保护区正式全面禁捕。谭佑先应聘成为保护区巡护队的一员。“制止捕捞行为,防止农业面源污染,保障迁居这里的江豚吃得饱、活得好。”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天鹅洲保护区管理处主任胡良慧——

“保护措施不断完善,水生生物栖息生境得到修复”

走进天鹅洲保护区的视频指挥中心,墙上大屏幕实时显示10多个不同水域的画面,工作人员可迅速锁定非法捕捞现场,并通过无人机喊话驱离偷捕人员。

“这套‘智慧巡护系统’有效解决了巡护人手紧张问题。”保护区管理处主任胡良慧介绍,保护区在编人员只有13人,另从退捕渔民中招聘了6名巡护员。

2019年,保护区引进水下摄像头等智能监控设备和无人机,建立起巡护监控网络。湖北省还专门拨出项目资金1300多万元,支持保护区建设办公、科研、科普场所和监测塔等。

目前,天鹅洲故道东西两端建有坝和闸。“长江干流汛情吃紧时紧闭闸门,防止干流水涌入。正常丰水期则会择时打开闸门,让故道与长江干流水体交换,提升水质,也为江豚提供更为丰富的食物来源。”胡良慧说。

饲养员丁泽良——

“通过人工饲养,可以详细了解江豚的生理变化、生长繁殖规律”

上午11点,丁泽良端着一盆饵料鱼,走进天鹅洲保护区的江豚饲养基地——一个200多平方米的人工网箱,两头江豚正在水池里畅游。

为何要人工饲养江豚?丁泽良的工作日志上,详细记录着每天监测的故道水温、溶氧率、酸碱度等,以及江豚每餐的喂食时间、喂食量,皮肤是否光泽、粪便是否异常、呼吸是否清脆有力等身体状况及行为观察。

“通过人工饲养,可以详细了解江豚的生理变化、生长繁殖规律,为江豚保护提供重要参考。”王丁举例说:“我们发现春季是江豚繁育的旺盛季节,同时江豚孕期所需食物量比往常大。为此,每年4至6月保护区会安排人员增加巡护频次,并给怀孕江豚增加喂食量。”

王丁介绍,迄今我国在人工饲养条件下成功繁殖并存活的长江江豚已有6头,构建起母豚和新生幼豚护理、江豚健康管理和常见疾病防治等较为成熟的人工繁育和保护技术体系,为江豚的野外保护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撑。

上岸渔民杨家炎——

“不仅是为了保护江豚,更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每年4月小龙虾上市季节,天鹅洲保护区周边柴码头村的养殖户杨家炎,就从自家稻田捞起一筐筐青红色的小龙虾,销往荆州、武汉等地。

以前,当地农民过量使用农药、化肥和饲料,不仅影响经营收入,也影响长江和天鹅洲故道水质。1999年3月,石首市成立天鹅洲生态旅游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天鹅洲开发区),下辖天鹅洲保护区等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5个村、1个社区,总人口1.7万余人。

“我们印发公告,要求种植养殖户做到‘人放天养’,减少农业面源污水直排故道。”天鹅洲开发区党工委书记郭传兵介绍,自2017年起,开发区累计投入上千万元,拆除搬迁故道周边的各类养殖场,腾退土地300余亩,建设3个污水处理厂,收集处理居民生活污水。

在专家指导下,杨家炎转型搞起生态种养,“给小龙虾喂食黄豆,用生物有机肥代替化肥,不打农药……”效果很快显现,稻田土壤条件和水质改善,小龙虾品质也得到保证。2018年,杨家炎养殖纯收入近10万元。去年,他又流转50亩土地扩大种养规模。

如今,杨家炎对改善保护区生态环境条件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不仅是为了保护江豚,更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原载《人民日报》2021年9月3日13版,有删节)

--> 2021-09-04 31年间,湖北天鹅洲长江故道江豚种群数量从5头增至101头,《人民日报》整版聚焦——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124355.html 1 “迁地而栖”是保护江豚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