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16日

亲水亲绿“垫高”大美襄阳

汉江滨水空间成为新地标

无人机航拍襄阳月亮湾湿地公园。(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田悦 通讯员 谢勇 摄)

工作人员在维护水体环境。 (通讯员 杨东 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肖擎 通讯员 陈鑫 江伟兵

阅读提要

汉江是襄阳人民的“母亲河”,中心城区百万市民“家住汉江边”。

经过两三年来的建设,襄阳汉江滨水空间焕然一新。

从鱼梁洲、月亮湾,到凤雏大桥边的滨水绿道等,构成大美襄阳的新地标。它们形态各异,但都有鲜明的共同点:绿色打底、惠民暖心、功能复合,由此提升城市绿色指数、幸福指数、发展指数。

8月8日上午9时许,襄阳市襄城区凤雏大桥边的滨江大道,绿树葱茏。

家住荆州街的市民李宏伟驾车来到这里,摆上非洲鼓,水杯放好,便坐下跟随节拍器拍了起来。“这地方空气好,绿植多,人少,不担心吵到谁。”他对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说。

下午4时许,离李宏伟练鼓处10余公里的樊城区月亮湾湿地公园,市民李女士一袭红裙,在大树下翩翩起舞。这里,是襄阳市面积最大、水生动植物和鸟类种类众多、湿地景观特色明显的综合性公园。

8月9日上午,离李女士跳舞地8公里左右的鱼梁洲,市民杨纳言带着10岁的儿子挖沙、踩水。“这里是襄阳城区段最大的沙洲,原来垃圾多,现在卫生情况好多了。”他说。

连日来,记者行走襄阳城区汉江滨水空间,阅读沿一江之水延展开的生活岸线、生态岸线、景观岸线,触摸这座城市还江于民、还岸于民、还景于民的进阶足迹。

追绿

穿“新鞋”,走“绿道”

走进鱼梁洲,眼前草木茂盛,宁静悠然。

鱼梁洲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李晓波回忆,刚分管城建、城管工作时,干的第一件事,是用后八轮自卸车拖走28车鸡毛。“先是拉到垃圾焚烧站,烧了10车左右,人家不让了,炉子快搞坏了。没办法,最后拉到老河口去烧了。”

痛感有多深,决心就有多大。

由此,催生了经典故事。

比如,全省重点工程项目东西轴线通道鱼梁洲段的设计、施工——弃造桥,择隧道。

以桥和路的方式穿过鱼梁洲,整个沙洲会被切成两半,对生态完整性破坏极大。

“鱼梁洲下二三十米都是沙,也不可能像长江一样做大隧道。市委市政府慎重考虑,最终采用港珠澳大桥的沉管技术,这是内河地区第一家。”李晓波手举规划牌,圈圈点点介绍,投资近50亿元的沉管下穿,占总投资的一半,如果采用桥梁建设,至少可节省10余亿元。

“这笔账怎么算?从保护城市生态绿心的完整性和功能性上看,值!”李晓波说。

由此,催生了泼绿手笔。

围绕鱼梁洲全域修复,市财政采用PPP模式,投资近20亿元,具体做两个项目:环岛景观带、中央生态公园。加上原有的绿化,两个项目蓝绿空间占比基本达到70%(“蓝”指水体,“绿”指绿地)。

不只鱼梁洲。

樊城江滩公园一期,栽植地被植物及灌木5.09万平方米。二期,绿化总面积15.83万平方米。

凤雏大桥边的滨江绿道,曾经是羊肠小道、垃圾填埋场;变身景色优美的景观跑道,用时77天。如今,沿水一线垂柳绵延,堤顶路两旁,月季、粉美人蕉等点缀其间。

月亮湾湿地公园,绿化率达97%。“岸芷汀兰、水草丰美、鱼翔浅底、百鸟婉转”,写在公园内展板上的介绍词,写意,也写实。

现在生态领域流行一个概念:彩化。其直接含义是,为城市一年四季增添更多色彩。

在襄阳城区汉江滨水空间,这里的造绿者对“彩化”有自己的理解:襄阳属北亚热带季风气候,不搞违背物种自然生长规律的跨地域移植,不醉心于“珍、奇、特”植物。

穿“新鞋”,走“绿道”,带着明显的襄阳本土特色,汉江滨水空间自此筑基,从“有”和“多”,迈向“好”和“优”。

惠民

走得进、摸得着、读得懂

夜幕降临,凤雏大桥下,蓝色灯光剪影出桥体轮廓,在襄城的堤顶路上眺望对岸,灯光秀不时变幻。

风和日丽时,大桥左边的亲水平台,多“静”;大桥右边的运动场,多“动”。

平常日子,右边厢喇叭声震天响,广场舞、曳步舞等各类舞者斗姿,群众篮球、羽毛球等运动,一派热闹。

湖北工建绿化项目公司相关负责人用两张今昔对比图,向记者展示了这处“动感地带”的变迁。过去,这里是凤雏大桥的制梁场,垃圾密布;现在,成了附近居民的健身打卡地,游客也来,拍照拍得不亦乐乎。

“月亮湾湿地公园开放初期,公园配套设施简陋,手动的铁制大门,主景区部分地带才有水泥硬化路面,逢下雨,园区一片泥泞。”月亮湾公园管理处副主任尹雪囡对记者说。

细小处见用心。行走月亮湾公园,一个细节引起记者注意——知识类小展板密布。诗词歌赋里的汉江,各类树木的身份信息,众多水生植物、动物的介绍……公园“水陆空”立体空间生命体的知识普及几乎全覆盖。

再说到鱼梁洲。这里怎么开发建设、保护利用?过去的思路,有的说做成新加坡的圣淘沙,有的说建成哈尔滨的太阳岛,会展中心、旅游中心等,五花八门。

现在的鱼梁洲,惠民之心坚定。李晓波以中央生态公园为例:“7500亩,这么大面积的城市中央公园,不搞房地产开发,就做民众休闲的乐园。”

滨水空间,落脚点是“人”。

在襄阳城区汉江滨水空间采访,市民的评价,没有抽象概念,而是闲话家常。滨水空间无声地造福人,人在自己的家园里行走、触摸、阅读,并不需要冥思苦想。

功能

把单一生态资源变成复合资源

在鱼梁洲环岛景观公园入口处的展板上,有一句话:把单一的生态资源变成复合资源,变单纯的生态建设为绿化、美化、文化并重。

这道出了城市滨水空间布局的一个核心问题:功能。

汉江干流襄阳沿江区域,上起丹江口市界,下至钟祥市界,全长约195公里,襄阳中心城区占了大部分。

看沿岸绿化。襄阳汉江两岸今明两年营造林将达9.06万亩。“这将增加该区域森林覆盖率5.2%,流域森林生态功能全面加强。”襄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科室负责人说。

看整体腾飞。据《汉江生态经济带襄阳沿江发展规划(2018-2035年)》,沿江区域的未来图景是:生态绿水青山、路畅岸安,产业现代高端、园区集聚,城市智慧便捷、宜业宜居,乡村田园风光、悠见乡愁,文化保护传承、汉风楚韵。

看局部运笔。鱼梁洲谋划初步形成以快乐水岸沙滩运动为引领的运动板块,以环岛景观带、中央生态公园为依托的生态游赏板块,以汽车影院、房车营地为代表的休闲板块,以文体赛事、节庆活动为载体的文体板块。打造叶森园片区楚风襄韵盆景园,培育生态休闲、主题游乐等消费新热点。

襄阳市住建局局长汪厚安介绍,襄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全力打造“产业兴、经济活,环境优、市场旺,功能强、生活美,治理好、百姓乐”的大美襄阳。

“大美襄阳走的是一条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水平提高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路子,是一条良好生态环境成为人民幸福生活的增长点、成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支撑点的路子。”汪厚安说。

古时的汉水,江面帆樯如林。

密密匝匝的黑色布瓦和白色山墙,慢慢化为历史记忆。但水城关系、人水关系,因人的努力,以新的面貌显现于新的时空。

亲水亲绿“垫高”大美襄阳,有过疼痛,有了欣喜,精彩还在继续。

专家访谈

做好滨水空间“有机生命体”文章

——访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彭建东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肖擎

城市是“有机生命体”,作为城市一部分的滨水空间也是。

在这个比喻里,“生命”好理解——包括滨水空间在内的城市像人,有新陈代谢。而“有机”是什么?

在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彭建东看来,“有机”就是空间、自然与人文的良性互动。

他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人们记起一座城市大多是从水开始的。到伦敦,定会在泰晤士河边走走,各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像颗颗珍珠串在一起。塞纳河穿城而过,巴黎给其留足了各色文化空间,让人流连。

中国的水系大多自西向东,汉水南北向,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它连接长江与黄河、北方与南方,襄阳正在中心点上。“襄阳的滨水资源极其丰富,河湖水系发达且水量充盈,是襄阳能成为千年宝地的根本。”彭建东说。

研究表明,全球城市滨水区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自然经济时代、工业化时代和后工业化时代。中国走的是新型工业化道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城市滨水区面临的核心课题是,水、城、人重新建立良好关系,滨水区的生态功能与城市其他功能和谐共生。

如何建立良好关系?彭建东以滨水空间的公共设施为例。“绿道、驿站等,是为让人近水、亲水而建,这是必需。但也要注意保护动植物的生存空间,划定一些专门的地方留给它们,有些还必须是禁人区域。文化类空间功能要加强。比如去滕王阁,就会想起‘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背后不只是景色,而是一种历史底蕴和生命力。”

如何活化利用滨水资源,做好襄阳滨水空间“有机生命体”文章?

彭建东建议,系统梳理滨水空间相关规划,并出台相应政策;强化宣传,动员越来越多襄阳人加入守护家园、美化家园的队伍;完善基础资料的建设与实时管控,让数字化建模与数据库建立提供有效保障。

--> 2021-08-16 亲水亲绿“垫高”大美襄阳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120601.html 1 汉江滨水空间成为新地标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