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5日

被上游企业拖入困境,引进投资屡遭挫败;所幸7年间“店小二”不离不弃——

“鑫宝”品牌重生记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娜 通讯员 程良友 吴运刚

高大的炉体直冲云霄,蓝色的烟尘收集器下,工人正在紧张作业。

6月10日,大冶市陈贵镇,新成立的席丰铸造有限公司一派繁忙。

这里曾是停产7年的兴成钢铁公司,锈迹斑斑的罐体依稀可见。

“本月28日,湖北省首个短流程铸铁生产线将在这里点火试产。”凝望一墙之隔的航宇鑫宝铸管有限公司,担任两家公司董事长的席承松感慨,“这7年,投资人都不看好我们,是党委政府的支持,给了我们向死而生的勇气。”

遭遇困境:200个红手印留下国企高管

兴成钢铁生产的铁水,就近供给航宇鑫宝作原材料,产生的富余煤气,作为航宇鑫宝的退火燃料。

2008年以来,航宇鑫宝与兴成钢铁互为产业链上下游,购销两旺。2014年,航宇鑫宝销售收入达5亿多元,成为陈贵镇支柱产业。

然而,由于经营不善,2015年2月,兴成钢铁资不抵债,被迫停产。连锁反应,航宇鑫宝也陷入困境。

1500℃的铁水,需要有资质的特种车辆运输,运距太长成本飙升;放眼大冶周边,又没有符合要求的铸造铁水。仅有品牌技术,没有合适原材料,航宇鑫宝难以为继。

雪上加霜的是,2015年6月,航宇鑫宝主要出资人某央企要求撤资,向大冶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时任总经理席承松黯然收拾行李,准备回公司总部。

“席总走了,我们怎么办?”情绪激动的员工连夜合议,写下联名信,征集200多名员工按下红手印,要求席承松留下,带领大家重整旗鼓。

“鑫宝”是中国最早的球墨铸铁管品牌,湖北省著名商标,产品占有国内10%的市场份额,远销印度、中东等国家和地区。

就这样放弃,席承松于心不忍。几天后,他向央企打了一份辞职报告,决心与航宇鑫宝共渡难关。

改制后的航宇鑫宝成了一家民营企业,董事长席承松与几位董事合议后定下发展方略:收购兴成钢铁,一体化盘活两家企业。

2016年底,双方终于谈妥收购协议,正准备签合同时,突然传来兴成钢铁董事长吴某因涉嫌犯罪被逮捕的消息,签约被迫搁置。

投资方爽约,屡战屡败

何去何从?席承松一时陷入迷茫,“2017年上半年,是最难熬的时候。”

走进厂区大门,还有兴成钢铁债权人上门,“听说你们要收购兴成,账先给结一下……”

陈贵镇新任党委书记吕叙旺来到航宇鑫宝,看完了一尺多高的改制材料后,与席承松促膝长谈:我们一起想办法,决不能就此放弃!

为维持企业运转,航宇鑫宝调整经营方向,留下几十名员工,以生产管件为主。

在陈贵镇政府的推动下,大冶法院启动兴成钢铁的破产程序,进行资产核算,为航宇鑫宝收购做好前期工作。

席承松频频外出招商,寻找战略投资人。由于“鑫宝”品牌在业内尚有一定的影响力,先后有4家投资人入驻航宇鑫宝开展尽职调查。

2018年10月,在吕叙旺的见证下,席承松与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签约,对方注资9000万元入股航宇鑫宝,约定资金在2019年元旦之前到位。

召回技术人员,招聘工人,检修设备;协调法院启动兴成钢铁拍卖程序……一切准备就绪,资金却迟迟没有到位。

席承松与对方联系,美国、香港、深圳3个电话号码轮番打,发微信、发短信,从“稍等两天”到“我很忙,不要打扰我”,对方态度逐渐恶劣,席承松意识到,“又失败了!”

席承松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夜白头。

“投资可以再找,信心一定不能丢!”吕叙旺得知后,赶来安慰席承松。次日,他又赶到大冶法院等相关部门,上门解释沟通。

几个月后,航宇鑫宝在深圳起诉该基金公司不履约,官司胜诉,获得赔偿。

向死而生:两家企业全盘活

2019年年底,一家美国基金公司看中了航宇鑫宝,约定注资4000万美元,打造全新的铸铁生产基地。

对方的条件是,航宇鑫宝把部分股权质押给该公司。正在紧锣密鼓办理相关手续时,新冠疫情暴发,两边人员无法往来。拖到2020年下半年,对方公司失去耐心,引资再次失败。

一次又一次失败,席承松的额头爬满皱纹。

“疫后重振的好政策很多,国外资金来不了,我们从国内银行想办法。”2020年3月底,大冶市政府“双千”工作组上门,给席承松送来好消息。

“我们企业这种状况,哪有国内的银行愿意贷款?”席承松信心不足。

吕叙旺却不以为然。经镇委党委会研究决定,首先帮助航宇鑫宝进行信用修复,再由镇管平台公司出面担保,帮助航宇鑫宝贷款。

“一家家银行跑,坐冷板凳是常有的事,但是我们坚持不懈,总能打动他们。”吕叙旺说,经过大家共同努力,6家银行出具了信用修复证明。

2020年6月,来自中国农业银行和黄石农商行的两笔贷款汇入航宇鑫宝账户,共计1950万元。有金融机构贷款背书,一些民间投资者也开始借贷或入股航宇鑫宝。

新成立的席丰公司,通过网络司法拍卖,取得兴成钢铁公司厂区内实物资产;兴成公司职代会通过企业职工安置方案,一度剑拔弩张的劳资矛盾顺利化解。

设备检修,变电站户增容,天然气管线安装……经过近一年的整修,席丰公司初步具备生产条件。

5月27日,大冶市重大项目投产仪式上,席丰公司铸铁及球团生产线正式亮相。

“目前,国内铸管年需求量在800万吨左右,且每年以25%的速度增长。”席承松说,到2022年,两家公司实现一体化生产后,年产值至少15亿元。

--> 2021-06-25 被上游企业拖入困境,引进投资屡遭挫败;所幸7年间“店小二”不离不弃——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106780.html 1 “鑫宝”品牌重生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