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17日

一声“到”,一生“到”

—— 付家祖孙三代的军魂传承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曾莉 通讯员 张长江 曾强凯 何正祥

从爷爷胸前取下的军功章,闪耀着激情岁月的荣光;从父亲身上褪下的旧军装,承载着攻坚克难的印记。也许是爷爷抚摸着军徽时的动容,或者是父亲雪域高原归来的身姿,成就付涛从懵懂到青春萦绕的军人梦。

爷爷曾参与毛主席纪念堂修建,父亲曾作为武警战士守护西藏边防。今年3月,追随着爷爷和父亲的脚步,18岁付涛成为武警湖北总队新兵团新训四大队一中队的一名新兵。

孙子:拼搏迎来一次次跨越

在开往部队的火车上,付涛憧憬着自己的军旅生活:铿锵有力的步伐,威武挺拔的身姿。然而,现实不如想象精彩。

看似简单的踢正步,是无数次的枯燥重复;挑战身体极限的体能训练,打磨的是枪林弹雨敢冲敢上的执行力。

失落的痛迅速“砸”在他身上。

新训大队第一次单杠考核,付涛用尽全力才拉了1个半;训练单兵战术,手腕、膝盖都磨破了动作仍不得要领……

当晚,他辗转反侧,心想“爷爷和父亲那个年代,当兵更苦更累,我要向他们学习”。

“你想当好兵,就要有恒心和毅力,认准的目标就要去拼搏。”排长胡团结给付涛讲了自己当新兵时,刻苦训练取得“逆袭”的经历。

这些激励,犹如一丝亮光,让付涛找到自信和力量。

反复做俯卧撑练上肢力量、时刻抓握握力器练手力指力……汗水打湿的体能服来不及换下,又在下个科目训练中被新的汗水浸透。

当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幸运就在不经意间降临……第一次实弹射击训练,他就打出了50环的优异成绩。

当大队长宣布每个人的成绩,念到付涛时,他昂起头响亮地答了一声“到”。那一刻,他感受到军人家风传承。祖辈、父辈的交接棒,在他敬礼的那一刻圆满。

父亲:当兵就要去最艰苦的地方

在付纪辉眼里,父亲付铁蛋是最好的榜样。

1998年,付涛的父亲付纪辉报名入伍,在填写志愿时选择了西藏。他认为,去艰苦的西藏锻炼意志,是件既荣耀又幸运的事。

当时,他服役于武警西藏总队山南支队扎囊县中队。高原稀薄的空气让人胸闷气短;不期而至的暴雨、冰雹令站岗变成一场考验……艰苦的环境将他磨砺成一名优秀士兵,获得团嘉奖一次,集体三等功一次。

“当时的环境非常艰苦,但部队没有一个人叫苦,都咬牙坚持下来了。”付纪辉说,现在国家强大了,部队装备大大改良了,但能吃苦的本色和传统丝毫没有变。

复员到地方后,乡里乡亲遇到事,都会喊付纪辉帮忙,他一直乐此不疲。他认为自己当过兵,一声“到”,一生“到”!

爷爷:传承钢铁军魂的老兵

小时候,付涛最爱捣鼓爷爷的各类纪念章,党徽、帽徽、领章、勋章……这些徽章虽已陈旧,红色五角星依然鲜艳,铭刻一名老兵的激情岁月。不知不觉,他心里升起一种向往:我长大也要和爷爷一样……

付涛的爷爷付铁蛋,是付家扛起钢枪、保家卫国的第一代。

1977年,22岁的付铁蛋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北京某部服役,曾参与毛主席纪念堂的修建。

付铁蛋的军旅生涯,没有许多光鲜事迹、显著功勋,但他传承的精神刻在骨子里、融在血脉中。

退役后,付铁蛋先到广东从事环保工作,又回到老家扎根农村。他为人正直、特别能吃苦,无论职位高低、事情大小,总是刻苦勤勉、兢兢业业。

付涛说,直到自己当了兵才懂得,爷爷身上这股正直劲,就是岁月也磨不掉的军人魂。

“只要国家需要,都要让子孙们去当兵。”爷爷常说的这句话,付涛至今印象深刻。

这位老兵,如一盏不灭的火把,照亮后人前进的方向。

--> 2021-06-17 —— 付家祖孙三代的军魂传承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105110.html 1 一声“到”,一生“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