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04日

企业缺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校企共建实验室让科研成果加速转化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歆 通讯员 陈依

摇晃几下,透明的溶液立马和白色药品混合在一起,变成均匀的奶白色溶液,静置3小时后,药品沉降幅度不到10%。

这是一种稳定性良好的纳米混悬剂,用于猪仔抗虫,药物粒径小,猪仔吸收好,一旦湖北龙翔药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新生产线筹备完成,产品即可投入生产。

从产品研发到企业生产,这款纳米混悬剂历经的时间不过2年,不到大多数同类科研成果转化时间的一半。

“企业缺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点对点解决企业问题,成果转化自然就顺利,这是共建实验室最大的优势。”3月31日,校企共建兽药新剂型新技术实验室负责人、湖北中医药大学副教授卢山透露了团队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企业产品的奥秘。

科研中预先考虑生产线因素

2014年,湖北龙翔药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湖北中医药大学药学院解决企业生产过程中的问题。随着双方合作的深入,2019年1月,校企共建实验室挂牌,企业为实验室提供一定的科研经费,对与实验室共同立项研究项目的研究成果具有优先的受让权。实验室根据企业需求,靶向克难攻坚。

实验室小型仪器设备方法摸索论证得出的技术参数,直接转化工业化生产,结果往往有很大差别,有关这种差别的影响被称为“放大效应”。很多实验室的科研成果有市场前景,但无法和企业生产线匹配,最后只能放弃转化,“放大效应”是科研成果转化的一大障碍。

卢山说,要解决“放大效应”,一是要优化工艺流程,尽可能地让工艺环节简便,二是要把企业的生产线纳入到科研的考虑之中。校企共建实验室后,从项目立项开始,双方深入接触,企业提出诉求,科研人员预先把生产线因素纳入到科研考虑中,这样研发出的产品不仅疗效好,还利于工业化生产。

盐酸沃尼妙林预混剂是龙翔药业已获得兽药批准文号的产品。盐酸沃尼妙林的引湿性、对光不稳定性等特性,导致其相关产品不易存放,刺激性又会导致动物用药顺应性不好,与饲料等接触易分解造成药物在拌料时降解,影响疗效。

“包衣”技术就像给药品穿上一层防护服,一是隔绝空气、光和水等因素对药品的影响,二是动物食用时,可以不直接接触药物本身,解决“良药苦口”问题。国外的“包衣”技术至少包含5个技术单元操作,每个步骤涉及多个参数,可控性差,难以应用到企业实际生产中。

对此,龙翔药业负责人提出了2个研发要求:一是“包衣”工艺要少;二是包封率要高于国外现有指标(98.5%)。

企业要求是否有些“不近人情”?

“我们不问原因,只看能否解决。”卢山表示,药企大多有自己的研发中心,拿到共建实验室来解决的,必然是企业自身无法解决的痛点。

经过两年的研发,卢山团队将“包衣”技术简化为1个技术单元,包封率提高至99.5%。凭着这项技术,龙翔药业累积达到亿元的销售收入,上缴利税近3000万元。

更多项目收益让渡给科研人员

随着合作的深入,龙翔药业的研发投入逐年递增,委托实验室立项的项目从最开始的每年一个,逐渐变为每年2个到3个。卢山团队和企业之间的合作也越来越顺畅。

目前,卢山团队给龙翔药业研发的一个国家二类新兽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新药申报资料也在紧张的准备中,预计将在今年内提交注册申请,由团队主导研发的多个新兽药项目已完成中试或者正在中试交接过程中。

在湖北中医药大学,类似这样的校企共建实验室平台有五六家,这离不开学校改革科研经费使用规则等配套政策的实施。

湖北中医药大学科技处负责人介绍,2017年,学校对横向科研经费的使用规则进行了调整,横向科研经费直接打入科研人员个人账户,根据科研需要自主支配,科研人员对经费使用的自主权更大,科研经费流转使用更便捷高效。横向科研项目收益99%让渡给科研人员,团队自主分配,以往这个比例为70%。这些调整极大地激发了科研人员接触企业的积极性。四年下来,横向科研经费从三四百万元提升到了现在的两千余万元。

政策瓶颈打通后,学校也积极引进有企业经验的人才回校做科研。这些人才擅长应用研究,理解企业和市场实际需求,能对接行业痛点。学校科研环境包容度高,为他们的科研前景提供更多可能。

卢山在入职湖北中医药大学前,曾在上市公司从事多年药品研发工作,是学校引进的人才之一。科研多年,卢山在论文发表、科研成果转化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谈及人生选择,卢山信心满满:“这条路,走得对!”

--> 2021-04-04 ——校企共建实验室让科研成果加速转化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90873.html 1 企业缺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