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13日

寻踪中国白瓷的演变规律

——《湖田白瓷美境》前言

□ 王梦林

曾几何时,有一个问题始终萦绕着我,多少年来都不能释怀。为什么书写的纸是白色的,为什么绘画的用纸是白色的,为什么多数瓷器是白色或底釉是白色的。自古以来,白色广为使用,其类形变化多样,如有牙白、青白、灰白、乳白、玉白,而现在的枳白应用广泛,其从何而来,又如何被人们界定为标准的白色,并具有普世性的审美认同。

色彩学里,有五种色具有稳定性,其特征没有任何倾向性,黑、白、灰、金和银,这五种色只能与其他颜色调和、点缀及衬底使用,我们称之为中性色。其中白色的运用更为频繁,书写以白纸为底;水彩画以白纸为底,借水调色在白底上幻化浓淡;油画以白布为底,再以白色颜料调和其他色彩的颜料进行描绘;中国画同样是以白色宣纸为底,用墨彩描绘并注重画面留白。看来,对白色充分和谨慎的运用,可保证艺术作品的质量,提升艺术的审美及意境。

在研究中国古陶瓷艺术史的过程中,我一直怀揣着对白色的好奇心,希望能找到白色的发展规律,最终落实白色意境审美的合理性。纵观中国陶瓷的发展历史,新石器时期原始陶的产生,有黑陶、灰陶、红陶和白陶,陶是原生泥土烧制而成,此时的白陶也许是人造器物中最早的白色,其产生的意义非同寻常,它启蒙了人类对白色的认识并主动运用。随着商周时期硬陶的精工细化,原始青瓷的产生对中国古陶带来了一次重大的技术革新。到了汉代,青瓷日趋成熟,并广泛烧造与使用。由于这段时期是青瓷的产生、培植与发展期,对白色在陶瓷上的运用关注甚少,只是在北魏时期有少数北方窑口开始烧制白釉瓷。但是到了隋唐时期,青瓷的发展已十分成熟,青釉的配制技术直接带来白釉配制技术的产生。所以,隋唐烧造的白釉瓷起点高、品质好,如隋唐时期河北的邢窑和河南的巩县窑所生产的白釉瓷器,都是当时瓷业中的佼佼者。五代和北宋时期,中国的北方和南方,黄河流域及长江流域都开始烧制白釉瓷器,产量明显赶超青瓷,可以说从宋代开始,中国的瓷器已经由青瓷为主的局面,逐步转变成以白瓷为主的趋势,并在元、明、清、民国及现代完全控制了瓷器发展的方向。

正因如此,选择五代及北宋时期的白釉瓷器作为研究的起点。若探讨白釉瓷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之演变规律,则需要有千年白瓷烧造历史的古窑,且薪火相传,并一直影响着世界,此乃非景德镇白瓷莫属。而湖田窑是景德镇宋代瓷窑中烧制技术和质量最好的窑口,所以对湖田窑白瓷的研究是合情合理的,是具有代表性和说服力的。

古时,对白釉意境的解读是众说纷纭的,以牙白和玉白最符合皇宫贵族及文人雅士的审美,并以此为尊。牙白和玉白多出现在北方窑口,而南方的窑口多烧制青白、灰白和乳白。由于北方在历史上常处在战争与动乱之中,所以瓷窑毁坏性大,烧造的持续性出现撕裂与断层,技术缺乏延续性,不利于系统归纳与分析。所以,朝代的更替碾压了北方崇尚牙白的审美意境。有幸的是,中国是一个崇尚玉的国度,无论北方还是南方都深知白玉的美境,只有玉白的审美情结仍在保留并在南方广为流传,深受后人的喜爱。

说到宋代景德镇湖田窑,这是一个庞大的窑系,笔者实地考察了杨梅亭、石虎湾和黄泥头等五代窑址,也走访了湖田、湘湖、南市街和柳家湾等宋代窑址。各个窑址所烧造的瓷器品种均大同小异,皆有精品出现。但综合分析,湖田窑址的烧制系统更为完整,技术更加全面,成品率更高,品种类型更加丰富,烧造历史更长久,脉络更清晰,具有官窑气质。

通过对湖田窑白瓷的系统研究,笔者相信,一定会寻踪到中国白瓷的演变规律,寻觅到中国不同历史时期人们对白色的认识及审美意境,寻找到白色在现代瓷器上的最终定格与普世意境。

--> 2021-01-13 ——《湖田白瓷美境》前言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76667.html 1 寻踪中国白瓷的演变规律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