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9日

品牌意识的觉醒

仙桃口罩生产线运转不停。(通讯员 刘贤双 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崔逾瑜


阅读提要

疫情防控期间,仙桃有些企业因为没有品牌,在无偿捐赠自产医用防护服时遭到婉拒。无情的市场现实,教育了仙桃企业家,唤醒了企业家们的品牌意识。

“加工车间”不是长久之计

湖北康寿轻纺工业有限公司成立于“非典”前,产品出口日本。今年疫情期间,口罩供不应求,业务翻了十几倍。

总经理张发明说:“口罩漂洋过海后,随即被隐姓埋名,只在加工商栏有企业名称,很小的一行字,毫无市场辨识度。”

湖北致霖防护用品有限公司是仙桃疫情防控指挥部最早指定的“非常6+1”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共计为一线白衣战士赶制医用防护服40万件。总经理郑小明说,“我曾向医疗机构、公益组织表示,想捐赠一批自产的医用防护服。因为没有品牌,遭到婉拒。”

“我们只是代工生产,产品研发设计和销售都掌控在品牌商手里,自身议价能力弱,利润空间低,却要承担自建工厂、设备折旧等风险,再怎么发展充其量仅限于成为加工车间。‘加工车间’不是长久之计。”郑小明心知肚明。

危中寻机自创品牌

痛定思痛、危中寻机,许多仙桃防疫企业开始自创品牌。

湖北万里公司的“仙万里”,是仙桃疫情前为数不多的防疫品牌之一。

总经理刘永刚坦承,虽然拥有8项专利技术,持有欧盟权威机构认证,能生产非油性和油性颗粒过滤效果达99%以上的FFP3口罩,“但国际客户不乐意使用我们的品牌。”

今年疫情期间,刘永刚终于逮住机会,“为别人的品牌代工,今天A客户,明天B客户,内盒、外箱、说明书、合格证都要变更,影响订单速度。如果使用我们的品牌,生产与交货都更快一些。”

利用客户出货快的需求,“仙万里”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前三季度,公司完成产值12亿元,同比增长2415.2%。

尝到甜头后,刘永刚注册两个品牌,开发非织造布产业链上的其他产品。

疫情后,湖北明尔康卫生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申请马德里国际商标,进驻仙桃非织造布特色小镇,联合仙桃本土中泰、万福、汉克、玲羊等企业,组建吾众健康公司。5家企业通过差异化互补,为品牌营销造势。

以创新锻造品牌

小小的一片口罩,材料贴合性、过滤效率、阻抗性中的一个指标不完美,就会导致整个产品不合格。

“品质是品牌的最好背书。”湖北金士达医用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志勇认为,品牌要拥有更大影响力,必须精益求精、全方位提升产品质量,塑造品牌的良好形象。

金士达的生产线上,有一件“秘密武器”——国内最先进的口罩自动化检测系统。系统存储了500余种口罩瑕疵样本,具有自动读取、放大、识别、剔除等功能。开启后,4个高清摄像头,打光透影口罩正反面,“揪”出针尖大的瑕疵,将不合格口罩“踢”出生产线。

疫情期间,一些小厂主动提出,帮金士达加工口罩,冯志勇一一拒绝,“自己的工厂,能确保每一片口罩都完美无瑕”。

湖北文仕登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疫情中成立的新企业。该公司总经理王巨明不疾不徐,做起慢工细活。

商标先行,王巨明抢先注册5个商标的中英文版;获批医疗器械注册证和生产许可证,有效期5年;投产建设10万级无菌生产车间,生物安全柜、病毒实验室、清洗消毒间等一应俱全。今年5月,口罩市场行情“跳水”,不少工厂关停生产线,王巨明索性淘汰老旧机器,新上14台KN95口罩生产设备、一台高速口罩一体机等,价值6000万元。

“赚快钱是‘看天吃饭’,我打算布局长线,做高品质的KN95生产基地,争取吃‘品牌饭’‘长远饭’。”王巨明称,公司聘请武汉纺织大学专家担任科技副总,针对市场需要,挖掘“口罩+”的新元素。

恒天嘉华公司研制一款具有灭菌功能、梯度导湿的非织造面料,经过多次打样,产品正在试用;羽林公司生产的口罩机,自动化控制软件核心技术由公司自主研发,今年前11个月仅口罩机销售就过亿元;拓盈公司瞄准正压防护服、化学阻燃防护服等高端市场,从国际知名的3M集团挖来研发总监;新鑫公司做大创新“朋友圈”,组建湖北省非织造布技术创新中心……

仙桃防疫产业正以创新锻造品牌,努力迈向中高端。

--> 2020-12-29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73998.html 1 品牌意识的觉醒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