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2日

喻家山下有群“造太阳”的人

华科聚变所十余年攻关贡献科研力量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方琳 通讯员 汪泉 郑玮

前不久,一场“聚变见证我们的爱情”活动,让“人造太阳”和“聚变”进入大众视野。新一代“人造太阳”装置——中国环流器二号M装置(HL-2M)在成都建成并实现首次放电。一对情侣刘林子、佟瑞海在该装置下的合影随之“亮”了。他们两人,都曾在喻家山下的华中科技大学电气学院聚变与等离子体研究所(以下简称“华科聚变所”)求学。

参与“造太阳”,这对华科毕业生“亮”了

“人造太阳”是指人工利用稳定可控的核聚变技术,通过与太阳发光发热相似的原理释放出巨大能量,为人类提供“源源不绝”的清洁能源。HL-2M装置由我国自主研发设计,能将约束的等离子体温度加热到太阳的十倍,以此达到堆芯级等离子体条件,为开展聚变相关研究提供重要支撑。12月4日14时02分,装置成功放电,代表了中国在“人造太阳”技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我俩特别庆幸,能够参与到这一过程。”90后刘林子和佟瑞海,同为华中科技大学2009级应用物理专业本科生,2013年同时保研到华科聚变所,2020年先后入职中核集团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成为HL-2M装置建设团队的一员。

让两人“有资本”进入这一重大项目的,除了博士毕业、专业对口,还有在华科聚变所学习时积累的实践经验和成果。对于他俩来说,华科的求学经历终生难忘。

“夸父逐日”,华科聚变所贡献中国智慧

华科聚变所2006年成立,作为奠基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垣一直认为,在聚变领域的相关研究中,一方面要产出领先的成果,另一方面,更是要培养高质量人才。

静得下心、埋得下头、吃得起苦。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了解到,聚变所当初只有六七人,如今已发展到有研究人员27人,技术人员14人,研究生超过100人。一批又一批人才从这里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2016年,胡启明博士在《核聚变》上发表研究文章,创新性地提出了扰动场控制撕裂模的新策略,对利用撕裂模控制领域的研究具有指导意义和深远的影响。“华科聚变所有一个传统,就是无论工作再怎么忙,也要挤出时间来组织学习,对领域内的理论基础和前沿热点做梳理、总结。一方面开拓了眼界,另一方面更是打牢了年轻人的研究基础。”

历经十年攻关,丁永华教授团队在对比研究了过去普遍使用的经典研究思路后,经过大量实验,验证了实验控制撕裂模并避免大破裂的效果。2018年,相关研究成果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潘垣介绍,由于“人造太阳”难度太大,1985年,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 计划被推出,集全世界力量攻克难关。该计划由中国、欧盟、印度、日本、韩国、俄罗斯和美国七方参与,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科学工程之一,也是我国第一次以全权、平等伙伴身份参加的大型国际科技合作项目。为解决横亘在ITER计划中最大的“拦路虎”——等离子体破裂,今年10月,第26次ITER国际科技顾问委员会确立了四大破裂缓解技术研究装置,其中一个即为华科聚变所的J-TEXT装置。

2018年,学校与ITER组织签署《学术与科学合作协议》,成为中国首个签署该协议的高校。目前,聚变中子源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已被教育部推荐参加“十四五”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评选。喻家山下的“聚变人”,正在“夸父逐日”的征程中全力以赴。

--> 2020-12-22 华科聚变所十余年攻关贡献科研力量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72658.html 1 喻家山下有群“造太阳”的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