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9日

让争讼双方握手言和

大冶殷祖法庭促成六成案件撤诉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娜 通讯员 潘均衡 张国庆

左边审判室,右边调解室。9月22日,步入大冶殷祖法庭,当事人小程步履轻快,她是来领取最后一笔赔偿款的。

“调解撤诉,赔偿快,还能享受诉讼费减半。”小程说,“多亏了法庭两头做工作。”

今年以来,殷祖法庭审结各类民商事案件127件,其中调解撤诉78件,调撤率61.42%,位居黄石前列。

握手言和,楠竹生意继续做

殷祖法庭管辖殷祖、刘仁八两个乡镇。刘仁八镇是鄂东“楠竹之乡”,村民以楠竹为生,位于该镇的湖北某竹业公司常年向村民收购楠竹。

“去年供货4车,分文未给!”“供货28.4吨,只付了5000元,余款一直不结!”今年6月,郑沟村村民刘堂清、胡远铁把竹业公司告上法庭。

“到现在都没复工,实在没钱,去年收的竹子,都烂在仓库里了。”殷祖法庭书记员郝本舟送达传票时,公司执行董事刘某“倒苦水”。

开庭那天,郑沟村一下子来了十几个村民,“公司也欠我们的钱,一起给我们赔了吧!”

望着大厅里的人头攒动,庭长胡晓斌意识到,简单的判决并不能解决村民的问题,还是得做通竹业公司的工作。

“公司的困难是暂时的,今后要发展,还得靠周边竹农,不能把大家的心凉透了。如果判决了不执行,将来就留下信用污点。欠的钱总要还,躲不是办法,大家坐在一起商量,总能解决。”胡晓斌的分析入情入理,刘某态度有所转变。

在法庭主持下,村民们跟竹业公司进行了几轮谈判,就货款金额、支付时限达成一致,双方握手言和,“以后,欢迎你们继续给公司供竹子。”

目前,该竹业公司已引进浙江一家企业合作,农民的欠款也在逐步赔付中。

将心比心,固执老刘转弯了

老刘是刘仁八镇某景区玻璃滑道项目负责人。去年底,游客小程游玩中不小心伤到手指,老刘到场查看后,赔付给小程1.2万元。

小程回黄石市就医,诊断为骨折,住院治疗9天。因手指骨折,她多日不能从事文案工作,造成经济损失。疫情过后,小程咨询律师后,起诉了老刘所在公司。

“当场已经赔偿了结了,过这么长时间还要赔,我不管了!”得知被起诉,老刘十分恼火,“我马上要调外地工作了,这事儿我不管!”

“误工费、医药费,法律上是支持,如果法院判决了,即使您离开了,公司也得承担责任。”胡晓斌释法析理,老刘不为所动。

再找小程谈,建议斟酌赔偿数额,尽量调解结案,“否则,案子判了,老刘负气离开,造成执行难,你一时也拿不到钱。”

一次现场调解后,胡晓斌把老刘留下来交心谈心,“今年受疫情影响,旅游业不景气,我们都理解,眼看十一黄金周要到了,你赶紧把案子处理了,好集中精力工作……”

“去年当场赔付时,没签个协议,还是不懂法造成的……”老刘敞开心扉,“这次就认了,下次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故了。”

后来,在殷祖法庭建议下,刘仁八镇成立了旅游纠纷调解室,从源头上防止诉讼发生。

云上调解,村民领到赔偿款

5月11日,大冶殷祖法庭网上开庭审理一起涉企跨省合同纠纷案。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审判长在殷祖镇法庭审判台上,原告在刘仁八镇,而被告委托代理人远在山东省,三方通过电脑PC端和手机连线进行了一场特别的庭审。

2015年至2016年,原告大冶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与被告黄石某工程公司先后签订合同,将位于刘仁八镇某村土地转租给被告,建设太阳能并网光伏电站等项目。此后,双方因租金及土地附着物补偿款发生争议,大冶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诉至大冶法院。去年底,经多轮协调后,案件进入实质审理阶段,然而,新冠疫情打乱了办案节奏,双方停工停产,矛盾日益加剧。

原告大冶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土地系从刘仁八镇3个村租赁所得,已拖欠村民60多万元租金,3个村村委会也依法起诉了该公司。

矛盾一环套一环,如不能及时化解,极有可能酿成社会问题。当时,被告远在山东,两地往来,都要经过隔离观察和核酸检测。

为及时化解纠纷,胡晓斌和书记员余灿灿通过电话、微信与双方联系,并建立调解群,多次沟通后,双方初步达成调解意向,并于5月11日进行“云上调解”,签署民事调解书。

--> 2020-09-29 让争讼双方握手言和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56616.html 1 大冶殷祖法庭促成六成案件撤诉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