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4日

扶贫酒厂酿出甜日子

扫码看视频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周鹏

8月31日21时许,一轮圆月挂山头。

通城县北港镇方塅村一幢小楼里,李路炎在客厅里帮女儿收拾行李。女儿刚考上县城高中,准备第二天去上学。

李路炎说:“这几年,我在村扶贫酒厂上班,不仅还了债,还把这幢房子装修一番,楼顶加盖了隔热层。”

政策帮扶,肩头的担子轻了

“我家本来不穷的!”李路炎今年46岁,1996年结婚成家,两口子在外帮忙酿酒,小日子过得不错。

北港有酿酒的传统,国内许多地方的酒坊是北港人开的。李路炎计划,像许多老乡一样,开一家酒坊。

天有不测风云。结婚第二年,妻子突然生病,他带着妻子四处求医,当年仅治疗费就花了1万多元。

妻子的病反反复复,两人的小日子跌入谷底,他带着妻子回到老家,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2004年,家里喜添女儿,日子过得更紧巴。

李路炎四处接活儿,一次在回家路上,摔断了脚踝骨,生活雪上加霜。“人穷,脸上无光,出门都不想说话。”

2014年,他家成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当年,他加入村里的合作社,将自己1亩多水田改为鱼池。到了年底,他卖了近1000斤鱼,收入超过5000元。

“政府给了许多扶持!”他拿出“建档立卡贫困户政策享受告知卡”说,妻子医疗费2.9万多元,报销了一大半;危房改造补了6000元;贫困学生生活补贴每年625元;产业奖补1500元等,“连医疗保险政府都帮忙买了!”

肩头的担子轻了一些,李路炎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扶贫酒厂上班,月收入近5000元

“我家的日子好起来,是2017年。”李路炎说,这一年,该村的能人胡辉受邀返乡创业,投资400多万元在村里建了扶贫酒厂。

近几年,通城县出台一系列政策,吸引246位致富带头人回到42个贫困村创业,带动贫困户脱贫。酿酒大户胡辉就是其中一位。

胡辉在浙江余姚酿酒20多年,每年销酒约200吨。“开酒坊曾是我的梦想。我逮住机会在这里上班,也算圆了一半的梦吧。”李路炎说。

李路炎重新捡起老手艺,在酒厂边学边干。除了酿酒,他还帮忙做些杂活。酿酒旺季每月有近5000元收入。

他掰着指数算了算账:除了酒厂收入,养鱼近万元,还有做油漆工的收入等,年收入超过了5万元。

2017年,他家摘掉穷帽。

他的两层小楼也立了起来,这两年还装修了一番。“日子一天比一天强!”

夜已深,李路炎说要眯一会儿:“清晨要去酒厂蒸酒。”

供女儿上学,没有压力了

凌晨4点,月落山沟。李路炎匆匆洗漱,赶往扶贫酒厂。

酒厂位于该村二组一座小山顶。抵达时,酒厂灯火通明,胡辉和儿子已将锅炉烧好,等着酒胚上甑。

酒厂里,24个发酵池分两队排列,揭开盖布,酒香四溢。李路炎笑着说:“一个池子可装3000多斤酒胚。不会喝酒的人,在这里呆一会儿都会熏醉的。”

“盐多不烂榨,曲多两头垮!”李路炎抓起一把酒胚,捏了一粒红高梁闻了闻说,酒胚发酵到这种程度最好,再过就蒸不出好酒来了。

李路炎将酒胚铲出来,均匀铺到酒甑里。待蒸汽均匀后,他按动池边的按钮,电动滑轮徐徐下降。在胡辉等人帮助下,直径近3米的酒甑加上了盖子。

现在,妻子身体逐渐恢复,到广东给姨侄女带孩子,每年有近3万元收入。“加上我的,两人年收入近7万元,供女儿上学没有一点问题。”李路炎边干活边说。

蒸汽丝丝弥漫,不一会儿,汩汩白酒从竹筒落入缸中,酒花飞溅。李路炎咂了一小口:“到位了,好酒!”

--> 2020-09-14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53261.html 1 扶贫酒厂酿出甜日子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