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8日

“要得,我就来”

——“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刘水存的四次选择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周芳 张泉 王婧

女儿刘娟至今不敢相信,父亲就这么走了。各种事情找爸爸的村民太多,她记得爸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得,我就来。”

“鱼塘补偿款分配问题不解决,我就闹得你们不安宁。”坡儿垴村村民胡新生怒气冲冲闯进刘水存家中,当场把刘水存摔倒在地。

“我舍不得刘书记。”今年7月,胡新生又一次跑进刘水存家,但这次是泪眼婆娑。

从“怒气冲冲”到“泪眼婆娑”,是刘水存多年真心帮助村民解决问题带来的变化。

只是,刘水存再也听不到这些暖心话了。

2020年6月21日,英山县温泉镇坡儿垴村突发山洪。巡查河堤时,该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刘水存不幸跌入河道,被洪水卷走,因公殉职,生命定格在58岁。

8月24日,湖北省委追授刘水存同志“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各种事情找爸爸的村民太多,爸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得,我就来’。”女儿刘娟至今不敢相信,父亲就这么走了,“总觉得他会一直说‘要得,我就来’。”

“你要闹就找我闹,这事是我决定的”

——带头拆除自家养鸡场

“哪怕你这个主任不当了,养鸡场也不能拆!”

“只要我还在村里干,这个养鸡场就得拆!”

妻弟江德怀曾和刘水存发生过激烈矛盾。

2010年,他们东拼西凑,各自筹资40多万元,合伙开办了一家养殖规模1.5万羽的养鸡场。

2016年,眼看养鸡场就要见效益,因环保和发展的新要求,养鸡场附近土地被政府征收。为配合征地,刘水存决定带头拆除自家鸡场。

拆,意味着两人不仅收不回投资,在养鸡场打工的刘水存的儿子刘满也将失业。

江德怀跳起来反对:“我就想不通了,明明就要开始挣钱了,为什么要拆?我要去讨个说法!”

“你要闹就找我闹,这事是我决定的。”刘水存态度坚决。

最终,江德怀拗不过姐夫,养鸡场被拆除。

刘水存一家5口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儿子刘满被迫出去打零工补贴家用。

“他是我姐夫,我能找他闹吗?”8月24日,江德怀对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说,“我们两家各亏了20多万元。”

这不是刘水存第一次主动“掐断”家里的经济来源。2009年,也是因为县里征地,他第一个关停自家辛辛苦苦办了15年的预制板厂。

“2008年,他丢下办得红红火火的预制板厂到村委会当主任。他就说过,要对得起村民的这份信任,他总是不计自己的得失。”刘水存的妻子江玉枝说。

“本以为他在村里干,兄弟姐妹能跟着沾点光”

——让亲人自掏腰包修门前路

对刘水存有意见的,不仅仅是妻弟。

他的亲妹妹、亲弟弟,也曾不理解。

“哥,能不能村里出点钱,顺便把我们家门口的路修了?”2015年,妹妹刘细五跟刘水存求情。

“我做不了这个主,要修只能你们自己出钱。”刘水存一口回绝。

当年,坡儿垴村水泥路通村进组。村民代表大会决定,村里4户及以上的集中居住地由村里负责将道路硬化至家门口。

刘水存的妹妹、弟弟、大舅子三家人分散住在山坡上,不符合4户要求。

“本以为他在村里干,兄弟姐妹能跟着沾点光。”带着委屈,刘细五他们三家人各自出资1万多元,修好了门前路。

这已不是刘水存第一次拒绝亲妹妹。

“哥,你能不能按残疾人标准,给我办个低保。”刘细五曾多次找刘水存,希望稍微关照下。

她身材矮小,只能干点轻体力活,经济上困难。

“你的情况不符合低保政策,这个后门不能开。”刘水存又拒绝了。

政策上不开后门,但刘水存经常带好吃的去探望妹妹。

“要说心里没怨言,那是假的。但他在那个位置上,必须秉公办事,我们也能理解,更何况他说没就没了。”说起哥哥,刘细五泪流满面。

“没有刘书记,我哪有今天”

——为打伤他的村民批地建房

对自家人铁面无私,对村民,刘水存却耐心宽容。

“当时我喝了点酒,有些冲动。”谈起往事,胡新生很不好意思。

2011年4月,胡新生因为村里一块鱼塘征地补偿款的分配纠纷,把调解此事的刘水存摔成腰椎骨裂。

当时,因为村里工作太忙,刘水存住了几天医院就回到村里,带着腰伤坚持上班,由此落下腰疼的老毛病。

2012年,胡新生家里改扩建房屋,需要村里办理相关审批手续。他忐忑不安地走进刘水存的办公室,没想到,刘水存热情接待了他,认真审核他递交的材料,当天就签字盖章了。

“如果刘书记随便找个理由,都可以拖着不办。”胡新生说。

在刘水存的帮助下,胡新生很快办妥相关手续,建起一栋7层楼房。

“每层180平方米,绝大部分出租,每年房屋租金收入十几万元。没有刘书记,我哪有今天。”胡新生感慨万分。

“做梦都没想到,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主动包保村里最困难的3户人家

念刘水存好的,不止胡新生。

“这就是我的支书,村里对我最好的人。”

8月25日,指着家里墙上张贴的精准扶贫清单上刘水存的照片,72岁的村民宋治荣说。

宋治荣早年与妻子离异,独自带着年幼儿子沿街乞讨。

没想到,儿子长大后游手好闲,与儿媳离婚。年迈的他,不得不承担起抚养孙女的重任。

宋治荣曾是村里的“贫中之贫”,刘水存主动包保。

“老宋,这是为你办的低保。”

“老宋,这是过年过节的米油。”

一年来下,刘水存十多次上门,问寒问暖。

2017年,在刘水存的帮助下,宋治荣购买2头小母猪,开始勤劳致富。当年,母猪产仔,刘水存发动村干部优先购买宋治荣的猪仔,让宋治荣赚了1万多元。第二年,他又买了2头母猪。

易地扶贫搬迁启动后,宋治荣从破旧的土坯房搬进75平方米的新房。今年,孙女宋烨盈又考上英山县一中。

“做梦都没想到,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宋治荣说。

听到刘水存殉职的消息,宋治荣忍不住哭了。

出殡那天,他带着孙女,一路将刘水存送上山,送老支书最后一程。

“刘书记选择了包保村里最困难的3户人家,还有一户是聋哑人,一户是患病的老夫妻,都是低保户。”村财经委员程建存说。

如今,在刘水存的带领下,坡儿垴村已整村脱贫。2019年,村集体收入超过70万元,人均年收入13177元,比上年增长10%,不少村民住上新楼房。

“做好灾后重建,就是对他最好的告慰”

——一件件为民实事正在接力

村民住新房,村党群服务中心也有了新楼。

8月25日一早,来党群服务中心办事的村民络绎不绝。

“老村委会办公点破旧狭窄,新楼宽敞,有空调,村民来办事还可以歇歇脚。”村民詹建桥刚提交5万元小额贷申请资料,准备扩大养殖规模。

“这栋新楼是刘书记一手筹建的。”坡儿垴村委会副主任段江说。

何止一栋楼。

从路灯改造到道路通村进组,从安全饮水工程到天然气入户,从“厕所革命”到村小学改扩建,12年来,一桩桩民生工程,一件件为民实事,先后在村里落地。

“这两个月来,我们一天也没有休息,要把刘书记生前抓的工作,一件件继续推进。”记者见到坡儿垴村委会妇联主席彭恋时,她正忙着协调灾后道路维修等工作,衣服被汗水浸湿一大片。

灾后重建的新进展,村委会的干部们如数家珍——

村里受灾的180亩菜地,全部重新撒上了新种子;

80多户村民房屋后沟的山体塌方,清理完毕;

坡儿垴小学被洪水冲毁的护坡正在招标,即将重建;

英山县汽贸城配套交通工程环城路即将开建,通村主干道将由6米拓宽到40米,乡村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做好灾后重建,就是对他最好的告慰。如果刘书记还在,这也是他最想做的事。”彭恋说。

--> 2020-08-28 ——“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刘水存的四次选择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50100.html 1 “要得,我就来”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