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21日

老胡的垂钓乐园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赵峰 通讯员 龚红焰

“赵记者,你咋才来呢?”比约定时间晚了半小时,胡月先急得冲到山下路口,不停地张望。

2018年和2019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曾两次到胡月先家中探访。那时的胡月先一家,两老一小三口人,全部家当只有3间陋室、20亩鱼塘。面对记者,胡月先连连叹息:“这日子没法过,活一天算一天吧!”

8月15日,记者第三次探访。胡月先变了。他拉着记者的手,喜笑颜开,连声说:“越活越带劲!”脱贫摘帽之后,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老年丧子,他想跳塘轻生

进入李园村,需经一条山路。“就说上山钓鱼,都晓得我那个位置。”胡月先对自家20多亩鱼塘的名气相当自信。

对胡月先而言,那鱼塘曾经是一口“伤心塘”——

上世纪90年代,胡月先率先买来拖拉机,给村民拉货,成为全村首富,第一栋楼房、第一台彩电、第一台空调等“全村第一”都戴在他头上。然而,2006年和2012年,他的两个儿子先后因尿毒症去世。为给两个儿子治病,胡月先耗尽家财,还负债10万元。

老年丧子,人财两空。胡月先伤心欲绝,常常呆坐在鱼塘边,无数次想跳塘自杀,一死了之。可一想到老伴和小孙女生活无着,他踏进鱼塘的脚,又收了回来。

2015年,胡月先被大悟县扶贫攻坚指挥部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包保责任人登门拜访,可他万念俱灰:“政策再好,对我有什么用!给我金山银山,又有什么用!”

那时的胡月先,是指挥部挂了号的老大难。办公室主任刘进发说:“扶贫先扶志,像胡月先这样的贫困户,要让他们坚定信心、看到希望。”

驻村扶贫工作队按政策为胡家办理了低保;村民代表一致同意由胡月先承包村里鱼塘;人社部门组织养鱼技术培训班,镇里派车送他学习……

“人心都是肉长的,咱不能好心当成驴肝肺。”胡月先利用20多亩水塘,开启新生活,“每天忙忙碌碌,也就没时间再想死去的儿子了。”

多方帮扶,建成垂钓乐园

脱贫路上,从来没有一帆风顺。

第一次养鱼,胡月先投下3000斤鱼苗,悉心呵护,可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没赚到钱。

老胡又泄了气,牌友一叫,跑得飞快;酒友一喊,借酒消愁。

李园村党支部书记胡明亮隔三差五登门劝说,常被怼得无语:“外出务工没人要,重体力活干不了,你叫我怎么办?”

胡明亮坦言,听到这话自己也很生气,但气头一过,还是帮他想办法:鱼塘水源自山间清泉,绿树成荫,是垂钓爱好者的理想之地。

“这路坑坑洼洼,这塘破破烂烂,谁会钻进这山窝里钓鱼?”起初,胡月先也没信心。

镇村干部平整进山的水泥路,帮助在胡月先家门口开出一块停车场,争取水泥、砂石,加固鱼塘,新建几十个垂钓位。

“乌龟,120元/斤……白鲢,6元/斤。”如今,胡月先家的鱼塘旁,挂起明码标价的垂钓价格牌,下方还有一个收款二维码。

胡月先学会了微信,钓友群成员140余人。“钓鱼爱好者喜欢组团,我在群里一张罗,就有人来。”胡月先说,每天都有二三十人来钓鱼。

人气旺了,胡月先推出用餐服务,按照每人每餐20元标准,一荤一素一瓶啤酒,“都是自家土菜,城里人吃得香着咧。”

胡月先说,每月17日和27日,县里包保干部都会登门,镇村干部来得更勤,问长问短,自己心里很温暖。

“伤心塘”变成了垂钓乐园,胡月先一家不仅还清了外债,还顺利脱贫摘帽。

“大家的恩,我都记着呢”

走进胡月先家,大树下悬挂着几个秋千和网床,木桌上摆着炖鱼、鸡汤和几个小菜。黄站镇党委书记胡利荣说:“你看,老胡现在的精气神,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近两年,胡月先被孝感市、大悟县评为自助脱贫先进典型,获奖励1.2万元。拿着这些钱,他找到镇政府,希望捐给更困难的人。疫情发生后,他捐款500元给镇里。汛情袭来,胡月先巡山护堤。

“2016年发大水时,老伴抱着孙女躲到山上。今年不一样,疫情期间,镇村干部背着物资进村入户;汛情期间,登门查看水位、了解房屋安全。”胡月先说,党员干部的真心服务,让他觉得应知恩图报。

如今,胡月先常作为嘉宾,受邀参加扶贫工作会。他说,精准扶贫将自己从绝境中拉了回来,贫困户穷不倒志,不要等靠要。

采访中,10岁的小孙女胡钰涵抱着平板电脑上网课。2018年初见时,胡月先抱着她,垂头丧气;2019年再见时,小丫头希望家里电视频道能多一些。如今,这些梦想都超额实现了。

“大家的恩,我都记着呢。等她长大了,让她来报恩。”胡月先望着树荫里蹦蹦跳跳的小孙女,一脸慈祥。

--> 2020-08-21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48441.html 1 老胡的垂钓乐园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