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6日

补短板 安江河

——孝感大汛无大险的启示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春保 通讯员 吴险峰 曾令高 陈峥嵘

水位回落,河滩上的杨树露出了大半个身子。东风垸大堤上,73岁的杨盛清在哨棚里清理物品。汛情趋稳,坚守了43天的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老杨的家就在东风垸。2016年那场洪灾让他印象深刻,当年孝感堤防损坏2600多处、430多公里,东风垸大堤漫溃,老杨家一片汪洋。

今年,老杨也做过最坏打算。孝感共发生11轮强降雨,平均梅雨量达728毫米,仅次于2016年的781毫米。“水来得猛,比4年前还吓人。”

让老杨欣慰的是,孝感经受住了这次大汛考验,“没溃一堤,没倒一坝,没损一闸”,东风垸大堤有惊无险。

一样大汛,缘何两样结果?

补工程短板,强筋壮骨——

“大塌方”变身“大固堤”

7月22日,东风垸大堤。见到孝南区东山头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周日华时,他正带领突击队员在大堤迎水面抢铺防浪布。

气象信息显示,当天阵风达到7级。狂风裹挟着河水,一浪接一浪涌向大堤。“反复冲刷容易造成大面积脱坡,危及大堤安全。”

东风垸大堤长14.5公里,沦河与府澴河在这里交汇,是历年防汛重点险段。周日华负责防守的2.9公里堤段更是“险中之险”,其中一段被人们称为“大塌方”。“下面是府河故道,淤泥有20米多深。大堤压淤修建,很不稳定。”孝南区水利和湖泊局局长鲁祥解释。

2016年,洪水就是在这里撕开了一个口子,孝南、汉川、云梦多个乡镇被淹,107国道中断。“当时堤身单薄,大水一泡,到处都是险情。泥巴路又窄,抢险工程车上不去。”东山头办事处党工委书记郭红艳亲历了当年抢险。

痛定思痛,孝南下决心补齐这块短板。2016年9月,东风垸堤防治理工程启动。加高,高程从29.5米提升至31.5米;培厚,堤顶从3米拓宽至6米;14公里防汛道路也全部硬化为水泥路面。

“历时8个月,投资近亿元。”鲁祥介绍,按照专家建议,施工方在“大塌方”堤内外各建设了50米宽的承重平台,“像一个基座,稳稳托起大堤”。

东风垸大堤原来是民堤,治理后达到国家二级堤防标准,可抵御30年一遇的洪水。出于美好期望,人们将治理后的“大塌方”更名为“大固堤”。

完工3年后,东风垸大堤迎来大考。今年7月20日,第4轮洪峰过境,东风垸大堤水位达到29.89米,距2016年最高水位(30.32米)仅差0.43米。“水位最高时,距堤顶仍有近1米距离,没有出现重大险情。”周日华说。

东风垸大堤治理工程只是孝感近三年水利补短板项目之一。孝感市水利和湖泊局局长袁长祥介绍,该市纳入全省水利补短板项目总投资54.3亿元,占全省13.6%;其中,“一江三河”除险加固投资近34亿元。

如今,汉江堤防(汉川段)达到防御1964年型洪水标准;府澴河堤防防洪能力全线达到30年一遇标准;汉北河北堤防洪标准全面超过20年一遇,南堤达到30年一遇。

补信息短板,精准预警——

6小时,官渡村人跑赢了洪水

7月23日,云梦县清明河乡官渡村。洪水已经退去,田里仍有两三寸深的渍水。

府河与漳河在云梦境内交汇,官渡村处于两河交汇夹角地带,三面环水,十汛九淹。

“今年我们转移了3次,每次都赶在洪水前面。”村支部副书记邹华云说。

官渡村人能跑赢洪水,水文部门的提前预警立了大功。“今年发生的4场洪水,我们关键节点的预报准确率达到100%。”孝感市水文局水情科预报员魏丹丹说。

6月27日晚,强降雨突袭孝感北部,府澴河、大富水上游平均降雨量达150毫米,局部高达200—300毫米。

次日上午9时,魏丹丹和同事经过演算,得出结论:府澴河下游水位将超警戒近2米!

信息反馈到相关部门,有人提出质疑:当时孝感中小河流各主要控制站距设防水位尚有2—5米,河道流量也只有每秒300—400立方米,咋会涨这么快?

“我们有高密度的水文监测站网,采集的数据不会骗人。”魏丹丹坚信自己的研判。

据孝感市水文局局长李忠安介绍,孝感目前完成了“一江三河”515个水文站点建设。去年,6个水文站新增加了“超标洪水视频监测系统”,67个山洪水文站点完成升级。“监测超标洪水,我们5分钟能采集更新一个数据。”

6月28日10时33分,水文局发布了入汛以来第一期洪水黄色预警,市防指迅速下达指令:府澴河沿线县市区启动防汛三级应急响应;云梦立即组织官渡村、桂花村、高河村近千名群众转移。

“中午干部就进村了,下午4点开始转移,两个小时全部转移完毕。”清明河乡副乡长陈旺华说。

29日凌晨1时许,洪水漫入官渡村,此时邹华云和村民已在临时安置点安顿好。“我们比洪水快了6个小时。”

补机制短板,“一盘棋”调度——

老府河告急,“禁排令”接连发出

7月23日10时15分,应城长江埠办事处杨泗庙泵站,9台机组全开,以每秒12立方米流量向老府河排渍。

15分钟前,应城防指收到市防指指令:老府河沿线禁排令终止,10时后,各泵站可开机提排。

老府河长19公里,府河故道上接府河护子潭闸,下连汉北河肖李湾闸,是云梦、应城、汉川等县市重要的行洪通道。

7月18日,第10轮强降雨来袭,汉北河、府河、老府河逼近保证水位。减轻府河、汉北河压力,老府河外泄通道——护子潭闸、肖李湾闸先后关闭,老府河水位快速上升,达到28.98米,距历史最高水位仅差3厘米。

7月19日11时,孝感市防指发出禁排令:自当日12时起,老府河沿线所有泵站一律停排!

这是入汛以来,孝感市防指关于老府河的第二道禁排令,发往云梦、应城、汉川防汛指挥部,同时报送孝感市纪委监委督查组。禁排令措辞严厉,“违令者,不论单位或个人,一律严处。”

防汛必须“一盘棋”!孝感建立了完善的市县两级防汛指挥调度体系,实施防汛会商研判机制,气象、水文、水利、应急等部门的专家团队全程参与会商。“今年汛期,我们组织了33次技术会商,精准调度水库、涵闸、泵站拦洪错峰削峰。”孝感市应急管理局局长唐民华说。

做到令行禁止,孝感市纪委监委向防汛一线派出了6个督查组,先后排查纠正问题258个,问责28人。

接到禁排令时,长江埠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张全忠正组织干部抢排渍水,当时办事处35家企业受渍停产,压力山大。“停下来,给老府河留出腾挪时间,水位降了,行洪效率才会高。”干部分头给企业做工作。

24小时后,府河水位下降,老府河水有了出路,张全忠也等来了禁排令终止的消息。

--> 2020-08-06 ——孝感大汛无大险的启示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45127.html 1 补短板 安江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