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1日

用实迹代替痕迹 用表现代替表格

□ 湖北日报评论员 李思辉

求真务实是形式主义的天敌,从实处着眼、用实干考量、用实绩说话,才能铲除形式主义生根的土壤。

村医曾因“一手拿锄头,一手听诊器”被亲切地称为“赤脚医生”。但媒体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这一备受尊敬的群体却自嘲成了“光剩一支笔”的“填表医生”。很多村医感叹:“填表倒比看病多。”(7月20日半月谈网)

医生不能把主要精力用在看病上,反倒用在填表上,这种尴尬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乡村医生、中小学教师、扶贫干部、防疫干部……很多基层工作人员都曾遭遇过填不完的各种表。对这种现象的口诛笔伐向来不少,大家也都明白,堆积如山的表格背后还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作祟。然而,都知道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可恶,为什么还要搞?形式主义到底出自哪里?说不清楚却又身在其中,人人反感有时又不得不填,这就是最令人无奈之处。

过度填报不仅严重浪费了基层工作人员的时间、精力,而且造成了一种“重痕迹、轻实干”的不良政风;不仅影响了基层运转效率,而且折损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中办印发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从过度填表、痕迹管理等基层反映强烈、让很多基层干部既深恶痛绝又深陷其中的“痛点”入手,明确规定了“三个不得”着力解决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现象,各地也都出台了相应的措施、办法。信息化时代,打通信息壁垒,实现“一表通办”完全行得通,但类似问题并未绝迹。在有些地方,整治归整治,“填表依赖症”“痕迹主义”等惯性思维依然存在。

“填表依赖症”“痕迹主义”之所以屡禁不绝,一方面是部分党员干部仍然奉行只唯上不唯实的政绩观、权力观,唯“领导重视”而行事,将群众利益诉求抛在一边;另一方面,则是部分上级单位在工作中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特别是在运用考核“指挥棒”时,没有深入基层了解情况,而是流于形式、失之空泛。“填表依赖症”“痕迹主义”都是“官僚主义考核”给逼出来的,根子主要在一些领导干部身上。根治“填表依赖症”“痕迹主义”,从根本上讲是要真正树立一套“崇尚实干、反对虚招”的务实导向,建立起与之配套的科学考核机制。

“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求真务实是形式主义的天敌,在“务实”上下功夫,从实处着眼、用实干考量、用实绩说话,才能铲除形式主义生根的土壤。用实迹代替痕迹,用表现代替表格,让基层干部真正从“表格管理”“痕迹管理”中解放出来,以群众满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不答应为标准,才能根治类似顽疾。

--> 2020-07-21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41518.html 1 用实迹代替痕迹 用表现代替表格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