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誓保安澜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柯冬林 黄中朝 祝华

新冠肺炎疫情依旧考验着荆楚儿女,又一件“天大的事”开始检验湖北人民的智慧与斗志。

防汛抗洪——湖北“天大的事”。入梅以来,我省连续遭遇7轮强降雨,江河湖库水位暴涨。截至7月6日20时,长江监利至九江段除个别站点外,全线超警戒水位;全省1000余座水库超汛限;长湖、汈汊湖超警戒……湖北防汛形势日趋严峻。汛情就是命令,省委省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汛救灾重要指示精神,科学决策、超前谋划;全省近万名干部群众坚守防汛一线,巡堤查险、转移群众、严防死守,确保江河湖库安全,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七轮强降雨 一轮强一轮

6月中下旬开始,我省各地陆续出现汛情,一进入7月,更是汛情急转。

4-6日,连续3天,武汉全市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5日与6日,24小时内,江夏乌龙泉自动气象站日降雨量超420毫米,成为武汉有历史记录以来最高单日降雨量。入梅以来,武汉市累计降雨量比常年同期偏多1倍以上,平均降雨量达604.8毫米。为应对汛情,7月6日6时30分起,武汉市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提升至Ⅱ级。

与此同时,长江汉口站水位持续攀升,相继突破25米、26米、27米,接近警戒水位。

在全省范围内,入梅以来七轮强降雨,一场比一场猛。累计降雨393毫米,比多年同期平均降雨量多1.3倍。雨量最大站点英山县石头咀站达988毫米,襄阳市樊城区余岗站1小时降雨123毫米,频率达百年一遇;荆门市东宝区石桥驿站24小时降雨量达338.5毫米,创当地降雨历史纪录。

受长江流域降雨影响,我省江河湖库水位持续上涨。

截至7月6日20时,长江监利至九江段除个别站点外,全线超警戒。省内主要中小河流中,府澴河童家湖站超警戒水位,富水阳新站超警戒,滠水黄陂站超警戒,荆南四河下段的部分站超警戒,汉北河、澴水等河流超设防水位。

全省超设防水位以上江河堤防长度2213公里,超警戒水位堤防469.8公里。

五大湖泊全面超汛限水位,其中3个湖泊超设防,长湖超警戒。全省有1096座水库超汛限水库,为入汛以来最多,其中大型水库6座、中型水库31座。

人民至上 生命至上

据省防办统计,5月1日入汛以来至6月30日9时,洪涝灾害造成我省402.97万人受灾。其中,第五轮强降雨,造成全省198.21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28.85亿元。第6轮强降雨,造成94.98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11.42亿元。

汛情就是命令。省委、省政府多次召开紧急会议,对防汛工作进行周密部署,统筹安排指挥。

7月5日,省水利厅将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提升为Ⅲ级。截至7月6日,全省共有12个市州启动防汛应急响应,其中,潜江启动防汛Ⅰ级应急响应,武汉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孝感、鄂州、黄冈、天门、荆州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

面对汛情,全省上万名共产党员与干部群众冲上防汛一线。

6月29日,安陆解放山水库泄洪,下泄流量最大达到每秒4300立方米。下游云梦县河边民垸内地势低洼的官渡村、桂花村、高河村部分村湾面临被淹的危险。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云梦县及时启动应急预案,干部迅速进村入户,提前转移村民,确保无一人伤亡,把损失降到最低!抢在洪水进村之前,云梦县及时将947名村民有序转移到安全地带。

阳新县截流港发生溃堤险情,防汛专家指导当地党员干部5小时完成堵口,7小时完成复堤,无人员伤亡;长江干堤白螺段水稻田冒气泡现象发生后,水利厅先后两次派出工作组赶赴现场,采取加高水田子埂、蓄水反压、铺填反滤料等措施,目前冒泡处水清不带沙,水温无异常,险情得到有效处置。

各级消防救援人员成为应急抢险的主力军。6月27日至28日,受强降雨影响,我省多地发生内涝。省消防救援总队紧急部署,各地消防部门迅速启动抗洪抢险救援预案。入梅以来至6月28日,全省消防部门共处置洪涝灾害201起,营救群众1197人,转移群众1915人。

在通山、潜江、东宝、黄梅等农业受灾严重县市,省农业农村厅、省农科院派出多路专家,帮助当地农民抗灾自救。伴随着强降雨引发的地质灾害,我省自然资源系统把每一座山头当“阵地”,织牢织密地灾防治网。入梅以来,我省至少成功预报地质灾害十余起。为了确保水库安全,竹溪鄂坪电站正确处理蓄水发电和防汛保安全的关系,宁可自己受损失,也要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6月以来4次预泄腾库,累计预泄3235万立方米。

科学施策 提升能力

吃一堑,长一智。在与洪水长期的搏斗中,湖北人民一步步掌握了更科学的办法,更先进的理念。

早在入梅前,一份“梅雨期偏长,降水较往年偏多”的预测结论就上报到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应防洪抗灾部署紧锣密鼓展开。

为应对可能的超标洪水,今年3月,疫情还在施虐时,省水利厅即开始组织技术力量,编制超标洪水防御预案,6月全部编制完成,涵盖20条河流、16个湖泊和47座城市。预案根据历史洪水资料、水文气象和水利工程设施防御能力,分析研判超标洪水可能造成的灾害范围,明确了洪水预报预警、水库等水利工程调度、人员转移方案等预案措施。

受新冠疫情影响,我省部分水利工程停工。复工复产后,我省克服施工困难,抢抓工期,369处重点水毁修复工程,在主汛期前全部完工。荆州盐卡、仙桃大垸子等27处位于长江、汉江等堤防上的施工明口,在主汛期前全部封堵。2016年大洪水后,我省耗时3年的水利补短板四大工程完工,今年汛期全部投入使用。监利螺山泵站等12座重点外排泵站建成,新增排涝能力750.4立方米每秒;五大湖泊共加固湖堤356公里,新建涵闸、泵站等穿堤建筑物204处;1280座小型病险水库完成除险加固;14条重点入江支流治理完工,新建加固河堤2050公里。工程短板的补齐,为保障今年安全度汛创造了条件。

“太准了!几乎零误差。”7月1日,在孝感市应急局,防汛科长彭浩发出由衷感叹。他说的零误差,是指当地气象与水文局对当地府澴河水位的高度与洪峰过境时间的预判。府澴河是今年我省第一条超过警戒水位的河流,因上游水库泄洪,云梦县6个村湾近千民村民提前安全大转移。量级准确、落区精细的监测研判,有效提升了预报预警能力,为应对严峻汛情打足了“提前量”,大大节约了人力财力。

经过多年建设,全省已建立起4000多个水文和山洪监测站点,降雨量达到临界点时,及时发出山洪预警。6200多座水库已安装水雨情测报系统,工作人员实时根据雨量、水位、蓄水情况,分析研判水雨情,调整下泄流量。

精准调度,错峰腾挪是一道精细的算术题。入梅后,我省以2016年富水流域洪水为背景,举行全省水利工程防洪调度实战化演练,有效提升了水利工程调度水平。

主汛期前,调度水布垭等大中型水库,预泄腾库、调洪错峰。为控制洪湖、梁子湖等五大湖水位,先后调度涉湖大型泵站开机18处,累计排水16.9亿立方米。

克服麻痹 确保安澜

我省汛情与梅雨息息相关,今年湖北入梅提前了9天。

2016年,湖北遭遇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那年的梅雨被称为“暴力梅”。从2017到2019年,湖北的梅雨期雨量都不大,持续时间不长,被称为“温柔梅”。

今年是什么梅?气象专家形容,今年是“典型梅':梅雨锋活跃,降雨带稳定,降雨量和降水强度偏大,会有点凶。

长江委水旱灾害防御局副局长宁磊介绍,入梅早同样是今年长江主汛期的最大特点。长江流域5月29日入梅,较往常偏早10天,相比发生流域性大洪水的1954年,也要早2天。其次,降雨多。6月以来,长江流域降雨量比多年平均值偏多两成,其中上游偏多一成,中下游偏多三成。

早在今年4月,长江委基于气象与水文资料分析,作主汛期中长期预测:2020年长江发生区域性大洪水的可能性较大,甚至有可能发生流域性较大洪水。

事实证明,这一预测果然言中,目前长江委仍维持这一基本判断。

6日,湖北省气象局发布天气信息:未来3天湖北强降水仍将持续,鄂西南、江汉平原、鄂东北、鄂东南一带,累计雨量100~200毫米,鄂东地区局部可能超过400毫米。

短期内,湖北防汛步步趋紧。据气象专家分析,从中长期看,今年的天气比较异常,梅雨期会延迟到7月中下旬,未来出现极端天气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梅雨期结束后仍然存在坨子雨可能。出梅之后,也未必出汛。这意味着地处长江流域的我省汛情仍在发展,湖北防汛不能松劲,更不能懈怠,万不可因为目前防汛工作较为顺利而麻痹大意。

发扬98抗洪精神,6000万荆楚儿女,正枕戈待旦,确保荆楚江河湖库安澜!

--> 2020-07-07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38548.html 1 誓保安澜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