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4月25日

终于见到你,口罩背后的英雄

——听《见证》摄影师讲述拍摄故事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文俊

连日来,湖北卫视纪录片团队制作的纪录片《见证》全网热播。纪录片呈现的是,在武汉“解封”前,4.2 万余名援鄂医疗队员们摘下口罩瞬间的肖像。4.2万余名白衣天使,每一张面孔,都折射医者仁心;每一个眼神,都闪耀人性光辉;每一张肖像,都将个人逆行与中国战“疫”定格为永恒的瞬间。网友们看完纪录片止不住泪奔,纷纷留言点赞逆行英雄、感谢白衣天使,同时,也好奇地追问:这些照片是怎样拍到的?

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了参与此次拍摄的湖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湖北日报高级记者、湖北传媒摄影技师学院学科带头人杨发维和该学院师生,听他们讲述那一张张定格“最美瞬间”的故事。

“以敬畏之情来按下快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家和各省共派出346支医疗队、4.2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和武汉。他们的脸隐藏在口罩之下,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与病毒激战,与死神抢人。

“谢谢你们为湖北拼过命!”“永远感恩、永远铭记”,这是湖北人民的心声。

2月19日,中央指导组宣传组发出动员,为在湖北及武汉奋战的逆行者拍摄肖像,记录历史,传承精神。2月20日,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和其他4位协会成员抵达武汉。

2月20日晚上11时许,接到湖北省文联的通知后,杨发维率先报名,随后该院教师、学员积极响应。2月22日上午,该学院6人赶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为援鄂医疗队员拍摄肖像。同时,该院在潜江、阳新、蕲春的学员也纷纷请战,参与当地拍摄志愿者小分队。

“我在近四十年的摄影记者生涯中,采访并报道了许多重大事件,唯有这次是专拍事件中的静态人物肖像,但恰恰是这次看似静止且重复的拍摄经历,让我刻骨铭心。”杨发维说,面对这些英雄,我们就是用感恩之心来驱使手中的相机,是以敬畏之情来按下快门。我们凝聚的不仅仅是瞬间,更是一种精神;我们留下的也不仅仅是单个影像,更是一座座不朽的丰碑。

担纲此项拍摄任务的还有湖北省摄影家协会等机构的专业摄影人士,人民日报、新华社等新闻媒体的摄影记者,再加上医疗队的部分摄影爱好者,在武汉组成了60余人的摄影团队。湖北其他市州援鄂医疗队员的肖像拍摄由当地摄影家协会完成。

“武汉人民太好了”

“来,看镜头。 ”“牙齿露出来一点,漂亮! ”“我们再来一次。”……

这样的话语,湖北传媒摄影技师学院教师高超每天要重复数百遍。连续26天,拍摄2000多名援鄂医疗队员,彼此之间极少交流。但说起镜头里的援鄂医护工作者,高超娓娓道来——

一位刚下夜班的女护士,瘦小、憔悴,脸上满是深深的口罩压痕。面对镜头,她似乎用尽全身力气微笑着,想让自己拍得美一些;

西安交大援鄂医疗队,很多女队员头发剪成了“板寸”,拍摄时难以分清性别,但人人都很乐观,笑容灿烂;

上海市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长陈尔真目光坚定,浙江第五批驰援湖北医疗队队长葛明华眼里满是自信……

最让高超感动的是,这些援鄂医疗队队员们都不愿意接受“逆行者”这一称呼。他们反复说,“不要感谢我们,我们做的是医护人员该做的事情!”“武汉人民太好了,这么多的感谢让我们太不好意思了”……

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任护师茅一萍,是支援武汉的10名感染控制专家之一,也是湖北传媒摄影技师学院学员、武汉摄影家协会理事何小白拍摄的1900个援鄂医护人员中的一位。何小白说,他永远忘不了,这位在武汉奋战了70天的专家,离开武汉时,说的是:“真不想走啊,我还没有等到武汉肺科医院清零。”

在杨发维的镜头下,刚走下火线的医生,目光坚定、表情平静,一切言语的表述都显苍白;冲锋火线的90后,青春挂在脸上,经历“战火”的洗礼更加成熟。杨发维说,他们的眼神既诉说着“战争”的艰难,又透出必胜信念。

“将恩人的样子定格为永恒”

41岁的刘杨是一家私人烘焙工作室的女老板,也是湖北传媒摄影技师学院的资深学员。怕家人担心,她至今没有告知他们此次拍摄工作。一天,从早到晚拍摄了307名白衣天使,她仍然充满活力,“医护人员太辛苦了,我想让他们在我摄影的那1分钟、甚至30秒的时间里,是快乐的、美丽的。”她说。

高超每天清晨出门,晚间再回到学院处理当天拍摄的图片。凌晨独自处理图片时,看着大屏幕上那一张张疲惫却又努力笑着的脸庞,他常常不禁泪眼朦胧。但第二天一大早,面对又一批白衣天使,他又是那个热情洋溢,反复喊着“漂亮”“下巴收点更好看”的快乐摄影师。

“援鄂医疗队员的肖像照,一个都不能少。”为了拍摄3名西藏援鄂医护人员,何小白去了3次新洲区;为了拍一名疾控专家,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他搭乘救护车赶往黄陂。26天,他们每天奔走在医院和医护人员驻地。他说,听到白衣天使们说喜欢我拍的照片,啥疲惫都没了。

据了解,虽然最终呈现的是4.2万多张肖像,但实际拍摄量远远不止。杨发维除了完成自己的拍摄任务,每天还需辗转多个拍摄点指导,他会给每个队员拍7至8张,从中选出两张:一张手持姓名牌,一张摘下口罩的。初略估算,摄影师们共拍摄了几十万张照片。

累吗?

当然!但,值得!

为啥?

杨发维说,拍照看似简单,实际上摄影师需全神贯注、屏住呼吸按快门,这种状态下拍2小时就会腿麻、浑身紧绷、肌肉紧张。26天的拍摄,每天从早到晚,常常就中午吃盒饭时能休息10多分钟,但我们的摄影工作者们都坚持下来了,因为大家一条心,要“将恩人的样子定格为永恒!”

--> 2020-04-25 ——听《见证》摄影师讲述拍摄故事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27452.html 1 终于见到你,口罩背后的英雄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