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3月12日

网格员三次哭鼻子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戴文辉 通讯员 刘涛

黄琴,十堰市张湾区岩岭社区85后网格员,疫情期间,负责管理半山尚小区800余户居民。口罩遮住她大半个脸,露出一双月牙儿似的眼睛。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一个多月来,这个原本爱笑的女子已经哭过三次。

一次封门的委屈

2月13日,张湾区启动“战时管制”。黄琴带队封闭小区唯一的进出口。

“前几天才发出入卡,怎么就不能进出了?”“小区封死了,我们吃啥喝啥?”一些居民质疑、怒吼,甚至要冲卡出门。黄琴和志愿者用身体堵住卡口,一遍遍解释、劝慰。

“当时是真怕,怕出乱子,怕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她咬着牙,一边封死出口,一边安排志愿者向超市传递购物清单。2小时后,超市紧急配送的物资运到,近百名居民拿到食物、药品,小区安静下来。

回到家的黄琴筋疲力尽。“加强管制是为了全体居民安全,他们怎么就不理解呢?”她每天打500个排查电话,顾不上吃饭、爬30层楼测体温,都没哭过,但这一次,委屈涌上心头,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一瓶酒精的真情

小区3号楼,住着一名行动不便的老人和5岁孙女。

2月19日,黄琴买了米面、蔬菜、粮油送到老人家里,正要离开,老人一把抓住她,一定要把家里仅剩的一瓶医用酒精送给她。“你知道这时候一瓶酒精意味着什么吗?消毒液、口罩断货,更别提酒精。对我这样经常出入的人,酒精有时候能救命。”黄琴再三推辞,而老人态度坚决。“我们可以不出门,用不着。你比我们更需要,一定要收下!”

握着小小的一瓶酒精,黄琴又一次哭了。

一则短信的感动

2月27日23时,准备睡下的黄琴接到电话,一名居民突然发烧,要去医院就诊。黄琴跑回办公室,联系车辆,开具相关证明。病人送走,凌晨2时已过。

回到家中,两个孩子被惊醒,老公一直开灯等待着。天天在外面跑,孩子吃喝、网课都是老公管,从没半句怨言。在她的影响下,老公还加入小区志愿者团队,帮居民充燃气卡、扛粮送菜。

6岁的女儿抱着她:妈妈,明天能不能休息一天,陪陪我们?搂着孩子,黄琴心酸不已。此时,手机跳出一则短信,是刚刚那位居民发来的:经医院检查,并非新冠肺炎,“我们全家向你和社区、街办表示万分感谢……”

短信100多字,黄琴读完,百感交集,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

--> 2020-03-12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23051.html 1 网格员三次哭鼻子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