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14日

咸宁千名党员干部下沉“三无小区”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会君 周鹏 通讯员 黄念

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三无小区”疫情防控如何夯实?

咸宁市住建局统计,城区675个住宅小区,226个是老旧“三无小区”(无物业管理、无单位管理、无人防物防)。

1月30日,该市从市直机关中招募党员干部志愿者,组建一支1009人的队伍,下沉到226个“三无小区”。

管住大路,“掐”住小路

“我已经75岁了,我不怕病毒!放我出去!”

2月9日,咸宁市南昌路社区八一巷散居小区的“路卡”防控点,一位老爹爹不依不饶。

该小区269户470人,典型的城中村,没有院墙和大门,以私房为主,租户多、年纪大的人多。

市人大常委会党员干部联系该小区。他们和社区商量后,封闭了一个路口,再到仅存的这条大路上,设置“路卡”。一面党旗、一顶帐篷、一张桌子,是他们24小时值守工作点,再用工地的围挡将路一拦截,每家每户每两天只能一人外出购物买菜,凭工作队发放的通行证出入。

“您已经出去过了,绝对不可能再放行。”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副秘书长饶晓珊态度坚决。老人十分不高兴,但也只有折返。

管住大路,还得“掐”住小路。

“为防止大家‘串巷’,小路能堵就堵,能封就封。”饶晓珊介绍,有一条小路,堵了没几天,路障被人挪走了,“现在用电焊,焊了铁栅栏,让大家看到管控的决心!”

“人防也重要,薄弱环节就用人力堆起防控墙。”南昌路社区党总支书记黄辉说,平时摸清楚每家每户状况,关键时刻,每几户包保到一个人。大家可以在自家院里晒太阳,但要戴口罩,如果从自家后门串到别人家,一旦被巡逻工作人员发现,就找责任人“麻烦”。

西大街社区,30多个出口封闭后,只留12个出口,社区工作人员和党员志愿者“分兵”把守。大家还组建了两支巡逻队,加大巡逻密度。“老人多,喜欢看热闹,有的悄悄出门就被巡逻队逮个正着。”西大街社区党委书记高林昌说:“党员干部下沉‘三无小区’,极大充实了我们的力量。”

“守”住原则,温情关怀

中年男子怒气冲冠,一股脑将自己的各种奖章,全部摔在饶晓珊面前。

饶晓珊和颜悦色:“您是有崇高境界的人,更应该配合我们工作呀!”

原来,这位男子外出上班,拒不登记、测体温。饶晓珊要看工作证,对方很生气,返回去拿了一堆奖章。

好言相劝,男子情绪慢慢平复。

“我们用两天时间,269户全部走访到位,发放出入证。”饶晓珊说,这是工作第一步,不凭证出入,“卡点”很难守。

“确实难!每天大量精力用在劝返!”值守西大街社区西街170号小区的市林业局干部雷静有同感:“老旧小区是敞开式的,大家关不住。一会要出去买菜,一会要出去充话费,一会要出去缴纳电视费……年纪大的人,觉得没关系,说出去几分钟就回来,就在对面路口。”

雷静和同事们牢牢守住一个字:严!“基本是六亲不认,谁求都没有用,谁恐吓我们也不怕。”

遇到不讲道理、脾气大的人,他们就报警,“一般听说要报警,也不会继续为难我们了。”翻开记录,仅8日这一天,他们就劝返了267人次。

市场监督局59岁的宋木生,和同事们负责老麻纺厂小区值守。一些居民有抵触情绪,不愿意开门,说他们是“毒源”。宋木生和同事们一笑了之,坚持隔着门,反复做工作要求登记、量体温。

“刚开始比较困难,时间长了就好了。”市应急管理局局长郑耀英说,该局负责9个“三无小区”值守,每天下午他会去值守点巡查,“干部的过硬作风有震慑力,当大家感受到是动真格严守,会慢慢配合支持。”

既讲原则“严”,也不失关爱。该局负责的老安监小区,志愿者程光辉和同事们,每天搜集居民需求,帮大家买油买菜解决生活所需。“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有老人很焦虑,程光辉安慰鼓励:“这取决于我们,大家同心,坚决待在家里,就能快点看到胜利。”

--> 2020-02-14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21111.html 1 咸宁千名党员干部下沉“三无小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