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3日

美学的天空 闪耀着他的光芒

——追记著名美学家刘纲纪教授

刘纲纪近照。 (武汉大学供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韩晓玲 通讯员 吴江龙

“愿您的精神和思想,永照珞珈山。”“先生一路走好,治学风范不朽。”“愿后学者能继学脉。”

12月1日,87岁的著名美学家刘纲纪教授在汉逝世,告别了他热爱一生、追求一生的美学事业。

得知这一消息,师生和社会各界纷纷表达了哀思与悼念。

学术上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

几年前,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到刘纲纪教授家中拜访时,满头银发的老先生正忙着修订、续写《中国美学史》。

上世纪80年代,刘纲纪与李泽厚共同主编、并独立执笔撰写的《中国美学史》(第一、二卷),填补了我国自“五四”以来没有一部系统的中国美学史的空白,引起海内外学术界关注,被视为中国美学史的“开山之作”。

修订、续写并不轻松,而当时年近八旬的老先生并不畏难,笑言自己工作就是休息、休息也是工作。

刘纲纪是贵州人,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受时任武大校长李达的邀请到武大哲学系从教,从此一生扎根珞珈山。他主持武大美学学科工作半个多世纪,为该校美学学科创建和发展并一直处于学术前沿作出了巨大贡献。

一名武大哲学系77级学生在网上回忆:“刘纲纪老师面向全校开设的《美学概论》,是哲学系开出的最受欢迎课程,连教室外走廊都挤满了悉心聆听的学生,彼时情景终生难忘。”

作为中国实践美学及中国美学史研究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刘纲纪长期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美学、中国美学史、中国书画史论、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研究,形成了一个逻辑严密、结构完整的美学思想体系,与李泽厚并称美学界“北李南刘”。

在学术上、生活中,刘纲纪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从未动摇过。他长期坚持主张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美学,被美学界公认为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美学的重要代表。他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社会的应用,不能机械照搬西方那套理论,中国化要从中国特色出发,而中国特色应深深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

老先生也有“潮”的一面

“不通一艺莫谈艺。”这是刘纲纪的观点。他曾说,自己最终走上美学研究之路,是从绘画和书法开始的。

刘纲纪在青少年时代,就对文学、音乐、书画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直到晚年,他书房里的画案上也摆满文房四宝和各种画集,平日写书之余挥毫泼墨,生活充实而富有诗意。

2012年,刘纲纪的书画作品集出版,部分作品在汉展出。艺术界和美学界人士笑称,他是“思想家中的艺术家、艺术家中的思想家”。著名画家周韶华评价:“刘先生的作品寓意深刻、意境浓厚,书法达到了自由状态,是纸上的乐章和舞蹈。”

老先生也有“潮”的一面。他告诉记者,自己经常上网看新闻,尤其爱看网友的评论,被许多语言机智、思想活跃的帖子吸引;每月两次与学生讨论,什么都可以谈。

刘纲纪一直用宽容的眼光看待多元文化和不同观点。但他同时也呼吁,要加强引导年轻人了解、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

精神的光芒永照后学

谈起恩师刘纲纪,武大哲学学院教授邹元江感慨地说:“作为他的学生,他给予我们的印象就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一个为学术而生、为艺术而生、为教育而生的学者、艺术家和教师。”

直到耄耋之年,刘纲纪仍在指导博士生,并参加学术活动。

“文艺批评要及时肯定好的作品,对比较差的作品提出中肯的改进意见,抵制和批判各种有害的坏作品,让文艺界朝着正确方向健康发展。”2015年11月,刘纲纪在武大中国文艺评论基地成立座谈会上直言,文艺批评要讲真话,不能讲假话。即使是再好的朋友,如果作品不行,也不能说好。好就是好,坏就是坏,这是批评家必须坚守的品德。

辞世前一个多月,刘纲纪还在湖北大学参加了第九届东方美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他殷殷寄语后学们:中国美学越来越引起国际学界关注。中国美学要进一步走出去与世界对话,必须发扬优秀传统,交流共鉴。

“刘纲纪先生晚年仍心系美学学科的发展。”湖北大学党委书记尚钢忆及当时搀扶老先生走进会场的情形,感触颇深。他说,先生的治学精神,激励后学做学问一定要尊重历史、借鉴传统,要表达时代的声音、学者的良知。

武大哲学学院青年教师贺念说:“几周前拜访刘先生时,他文思泉涌,还嘱托我们美学后辈要积极开展青年论坛,如今却已天人相隔。愿刘先生的思想在此生根发芽!”

“正是您的召唤,让我成为珞珈山的一棵松树,在此生根、成长,也播下了思想的种子……”武大哲学学院教授彭富春惊闻老先生辞世,沉痛写下悼念诗句。他深情地说:您勤奋思考了一生,现在安息吧。愿您精神的光芒,永照珞珈山的山头。

--> 2019-12-03 ——追记著名美学家刘纲纪教授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9404.html 1 美学的天空 闪耀着他的光芒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