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5日

府院联动,挽救折翼的飞鸟

——大冶法院优化营商环境纪实之一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娜 通讯员 潘均衡 张国庆

—————— 编者按 ——————

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

近年来,大冶法院认真落实省高院优化营商环境“十条意见”,在构建府院联动工作格局、慎用强制措施、提供高效减费退款服务等方面进行一系列探索,为大冶领跑全省县域经济发展贡献了法治力量。

今起,本报刊发系列报道,解读大冶经验,敬请关注。

企业有生有死、有进有出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

当企业资不抵债时,《破产法》是盘活企业的利器。

陷入困境的“冬眠”企业,如何重整盘活?救治无望的 “僵尸企业”,如何破产化债?大冶建立“府院联动”机制,协调破产案件中的职工安置、行政审批、信用修复等问题,难题有效破解。

龙鹏折翼“零震荡”

10月31日,大冶法院第一审判庭内,87名债权人从破产管理人手上接过支票,长达5年的债务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这起“集体讨债”缘于一起车祸。2014年9月,大冶龙鹏包装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石某因交通事故去世。石某生前曾通过各种途径集资、借款1.5亿多元,意外死亡后,80多家债主讨债未果,情绪一触即发。

2017年9月,大冶法院立案受理龙鹏公司破产案,债权人听办案法官释法析理,逐渐平静下来。

选任管理人接管公司,依法进行债权、债务清理及财务审计,案件办理中,法院院长王军提请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先后召开5次专题会议,确保公司破产财产应收尽收,最大限度减少债权损失。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黄开文的手机24小时向讨债人开通,随时通报案件进展。

两年来,80多家债主没有发生一起越级上访事件,实现破产“零震荡”。

今年9月25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讨论破产财产分配方案,债权人集体投票表决,仅收到一张反对票。一起重大群体信访隐患通过破产清算得以化解。

鑫宝涅槃“全盘活”

成立于2006年2月的湖北航宇鑫宝管业有限公司,与兴成钢铁公司互为产业链上下游,多年购销两旺。

由于国家产业政策调整以及自身经营不善,兴成钢铁陷入困境,也拖垮了鑫宝管业。为减少损失,2015年6月,鑫宝管业最大的出资人航宇救生装备公司向大冶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鑫宝管业进行破产重整。

法院了解到,鑫宝管业被黄石、大冶两级政府列为技改盘活企业,公司虽资不抵债、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但公司商标是国内著名商标,产品销售市场良好,仍有挽救希望。根据鑫宝管业的申请,大冶法院批准其重整过程中继续生产经营,由管理人进行监督。

破产重整的关键是重整后企业的信用修复。如何最大限度地帮助鑫宝管业到市场融资?大冶法院提请市政府组织专班赴浙江温州学习“破产府院联动”经验,为破解鑫宝管业重整难题架桥铺路。

目前,鑫宝管业已与第三方签订3亿元的融资协议,企业发展逐步向好。

“僵尸”腾位促转型

今年9月,大冶在黄石地区率先出台《关于推进企业破产重整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实施办法》,启动“党委领导、政府主导、法院主办、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府院联动,让法院在服务高质量发展中定位更清晰更精准,也在部门联动中将法治营商作用发挥得更高效更务实。”王军说。

厂房尚未建成,投资人就跑路了,金鹿塑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占了大冶湖高新区150亩优质工业用地,所建的多栋“烂尾楼”搁浅,一分钱效益没见着。

经初步审计,金鹿公司资产负债率139%,严重资不抵债,几次联席会议讨论下来,大家一致认定,金鹿公司是一家不值得救治的“僵尸企业”。

今年9月,大冶法院受理金鹿公司的破产申请。金鹿公司在大冶法院作为被执行人而未执结的案件有19件,经征求意见,申请人均赞同“执转破”。“债权债务进入死结后,双方都愿意选择破产,期望尽快放下包袱轻装前行。”黄开文说。

大冶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僵尸企业”清退工作,要求每一起破产案件由一名市领导挂帅、一个团队审理、一个专班维稳。高新区成立工作机构,指派专人负责金鹿公司破产协调工作,并调剂了3间办公室、1间会议室,供破产审判团队和管理人驻点办公。

该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定于本月底召开。

--> 2019-11-15 ——大冶法院优化营商环境纪实之一 5 5 湖北日报 content_5506.html 1 府院联动,挽救折翼的飞鸟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