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不断开辟数字经济发展新赛道 2022年08月04日

□ 刘钒

数字经济是信息时代的崭新技术经济范式,可有效推动企业产品、商业模式、产业业态的创新,能促进人类社会沟通方式、组织方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深刻变革,具有加速全球要素流动、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升经济运行效率等经济效益,以及改善人类生活方式、提高政府透明度、促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等社会效益。近年来,湖北贯彻落实“数字中国”战略,制定实施一系列数字化发展规划,聚焦“光芯屏端网”等数字经济前沿领域,建设以头部企业为引擎、产学研用协同的数字经济产业集群,推动数字产业、数字政府、数字化服务等取得明显进展。作为传统工业大省与科教大省,湖北具有发展数字经济的条件和优势。

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推动“三高地、两基地”建设,将“打造全国数字经济发展高地”与“打造全国科技创新高地”“打造制造强国高地”放在同等重要位置,充分凸现了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在建设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先行区中的重要性。数字经济本质上体现了新发展理念的内在要求,高度契合高质量发展的科学内涵。一方面,数字技术、数字产品与数字化服务加速向行业融合渗透,对产出增长和效率提升的拉动作用十分明显;另一方面,信息消费、数字投资、数字贸易等需求活力不断释放,将新技术、新产业的基因源源不断注入数字产业化过程。通过数字经济赋能产业转型升级和社会创新发展,是引领湖北建设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先行区的必然选择。

当前,我省数字经济发展存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规模不够、数字新产业新模式拓展不够、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仍需提速、高端数字人才比较缺乏等短板,面临“前有标兵、后有追兵”的紧迫局面。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论述为根本遵循,发挥数据的基础资源作用和创新引擎作用,以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集成创新为突破,以提高数字化生产力为核心,以促进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为重点,不断开辟数字经济发展“新赛道”,加快打造具有鲜明特色的数字经济发展新高地。

制造业数字化是主要战场。湖北产业数字化潜力巨大,要以发展“湖北智造”为重点,推动更多产业领域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信息化改造,大幅提高制造业全要素生产率,推动制造业产业形态转向平台化、生态化、网络化、智能化和个性化,增强制造业产品与服务的供给能力,加快制造业企业“上云、用数、赋智”,培育孵化集成电路、区块链、量子通信、柔性电子等新型数字产业业态,以螺旋交织的方式推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协调并进,既为制造业转型培育新增长极,也为数字经济发展营造广阔的空间纵深。

服务业数字化是活力之源。伴随数字经济而蓬勃兴起的电子商务、信息服务、数字媒体、网络教育等细分行业加速深化,新零售、泛娱乐、智慧物流等新业态促进服务业业态升级的态势愈发明显。湖北要继续坚持生产性服务业与生活性服务业数字化转型方向,发挥数字化平台链接服务业与制造业的重要作用,以数字产品和数字服务为载体,构建数字内容产业链,向服务业产业链前后端延伸,进一步拉伸服务业数字化的链条,引导传统服务模式创新。

农业农村数字化是重要阵地。要围绕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加快数字化农业体系建设,全面推进农业生产智能化、经营信息化、管理数据化和服务在线化,加快推进农村电子商务综合示范县建设,稳步建设“淘宝村”“淘宝县”与农村电商平台,发挥农村网络零售的就业拉动和收入带动作用,加快建设农村基础数据资源体系,盘活乡村数据资源,利用数字技术实现农业在虚拟端的聚合衔接。

数字科技关键突破是技术保障。数字经济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基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突破呈现硬件技术与软件技术互动迭代的典型特征。打造全国数字经济发展高地,湖北要紧抓信息领域核心技术源头创新的“牛鼻子”,完善从基础层的关键共性技术、技术层的感知技术、数据平台和深度学习到应用层的硬件终端和落地场景的全链条,增强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的扩散范围和能力,激发数字产业内部的技术融合、产品融合,并以终端市场需求为导向实现数字产品场景化落地应用,发展城市信息模型等基础平台,建好用好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国家超算武汉中心等数字创新平台,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和知识保障。

数字化治理能力提升是目标导向。打造全国数字经济发展高地,对数字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湖北要按照“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原则,围绕公共服务数字化转型扎实做好“数字政府”建设,建立并完善全域深度应用、上下联动、纵横协管的数据协同治理体系,打造良好数字生态,为数字经济的活跃发展提供宽松的环境。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