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幕阜山区到江汉平原架起“快速走廊” ——世界跨径最大的钢混结合梁斜拉桥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合龙 2021年03月16日

合龙前的大桥一侧。

晚霞映照开建时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的钢箱梁。

2020年4月,赤壁长江公路大桥主塔封顶。

建设中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正在调装箱梁。

施工现场热火朝天。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合龙现场。

滚滚长江浪拍岸,奔流不息朝东去。三国赤壁古战场上游5公里处,一座雄伟的跨江大桥横跨长江。

全国两会刚刚结束,湖北交通建设传出重大喜讯:3月16日,长江经济带规划的又一重要过江通道——赤壁长江公路大桥顺利合龙,这是今年由湖北交投集团投资建设合龙的第一座长江大桥。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建成通车后,将成为武汉城市圈和长江经济带重要的过江通道,从鄂南幕阜山区到江汉平原增添一座新的快速通道,不仅极大方便周边群众出行,更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极大。

目前,由湖北交投集团投资建设的公安、石首、嘉鱼、宜都、武穴、棋盘洲等六座长江大桥均已建成,除合龙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外,在建燕矶、观音寺长江大桥,刷新了单一公司投资建设九座长江大桥的全国纪录。这些桥,不仅彰显出谋求发展的坚定信心、克难攻坚的奋斗精神,而且方便群众出行,激活商贸往来,成为推动湖北长江经济带发展的交通“硬支撑”。

今年,湖北交投集团将按照“立足新阶段、贯彻新理念、构建新格局”要求,贯彻落实全省“两会”精神,围绕省委“一主引领、两翼驱动、全域协同”的区域发展布局,以精准有效投资,助力打牢交通底盘,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以优异成绩迎接建党一百周年。

一座大桥,承载半个世纪的期盼

赤壁,一个记载着千年厚重历史的城市,三国赤壁之战曾经发生在这里。如今,当年火烧赤壁遗迹历历在目。

万里长江蜿蜒流淌,滋养着赤壁这片美丽的土地,却也阻隔了两岸出行和经济发展。“要想富,先修路。”修建跨越天堑的长江大桥,成为两岸百姓多年以来的企盼。

无桥不成村,无桥不成镇,无桥不成市。尽管拥有“千桥之乡”这一美誉,但在2019年嘉鱼长江大桥通车前,拥有128公里长江岸线的咸宁却没有一座跨江大桥,是我省沿江城市中唯一没有跨江大桥的地级市。修建跨越长江的大桥,成了咸宁半个世纪梦寐以求的企盼。

“盼望大桥早日通车,分分钟过长江。”在赤壁矶头山上游的汽车渡口,货车司机赵军每天都要看看上游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他每个月要乘坐渡船往返洪湖两趟,单趟几十块的费用不说,经常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天气不好就会被迫停航。

1992年,赤壁籍企业家陈天生向当地政府提议修建长江大桥,甚至一度引入投资者。几十年来,当地一直为此奔走。2004年7月召开的全国长江干流过江通道会议上,赤壁长江公路大桥被确定为国家规划建设的70座长江干流过江通道之一。2014年,国务院《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的春风吹绿香城泉都,嘉鱼和赤壁长江大桥双双列入长江干线新建过江通道重点项目。湖北交投集团主动请缨投资建设,咸宁跨长江大桥的梦想终于成真。

2018年3月21日,一望无际的长江岸边,隆隆的打桩声划破古战场1800多年的平静,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正式开工,咸宁人民追求半个世纪的赤壁大桥梦成为现实。

战疫情斗洪水,党建引领攻坚克难

200多米的桥梁主塔高耸入云,站在15层楼高的桥面,36.5米宽、双向六车道的桥面显现轮廓,巍巍壮观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迎来合龙的重大节点。

成绩来之不易!

去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正进入关键建设期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被迫按下暂停键。疫情期间大桥建设最困难的时候,湖北交投咸宁项目群(赤壁桥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倪四清记忆犹新:疫情发生时,大部分工人回家过年,工地上只留50多人。而到了正月,春汛已提前到来,江水开始上涨,五号桥墩墩心必须要建造出水面。

关键时刻,桥面工地上鲜红的党旗迎风飘扬。

“工地延伸到哪里,党旗就飘扬到哪里!”咸宁项目群公司坚持党的建设和工程同步发展、同步推进、同步检查、同步考核。与参建单位开展联合党支部创建活动,成立南北两个一线党支部,把党支部建在项目一线。通过“先进基层党组织”“党员突击队”“党员示范岗” 等一系列争先创优活动,凸显出党委政治核心作用、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带头作用。

党员干部带头上!无法从全国各地将工人调集过来,留守人员中的党员干部站了出来,戴上安全帽和手套,带着工人抢着干。

复工复产,交通不便,工人怎么返岗?咸宁项目群公司与各施工单位一起想办法克服困难,提前准备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项目公司负责人到赤壁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办理通行证和接收函等,派人派车到岳阳高铁站将工人接了回来,有的则分批分次以包车、包机的方式“点对点”运输返岗人员。到3月底,除了少数人外,全国各地的工人基本复工,工地又恢复往日的生机勃勃。

2020年7月,长江流域连续经历七轮强降雨,洪水使得大桥建设遭受严重冲击。

在设备转移、人员撤离、大堤巡查现场,总能看到鲜红的党旗飘扬。党员干部和工人吃住在防汛一线,党员同志和青年突击队24小时昼夜巡堤,有序转移材料、设备和人员,全方位记录雨情、汛情、工情、水情变化。

避汛期间,项目部将工人轮流派到南岸接线工程的工地上。混凝土搅拌站被淹,项目部则到赤壁市租用;道路不通,则与村民商量借道而行。通过各种办法,见缝插针,一刻都没能让工程停下来。

尽管困难重重,但千余建设者上紧发条、只争朝夕,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确保如期建成通车。

湖北交投咸宁项目群公司战疫情、斗洪水众志成城。

2020年3月15日,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正式宣布全面复工。大伙开足马力,安全有序施工,争取把疫情期间延误的工期抢回来;4月29日,大桥南岸(赤壁岸)主塔封顶,至此一周内该桥两座主塔全部封顶,一个月干了两个月的活,两个特大号的“H”耸立滚滚长江之中,为合龙奠定坚实基础;10月29日,北岸互通区五条匝道全部贯通,13联现浇梁全部浇筑完成;11月8日,随着最后一片箱梁平稳落定,大桥北岸1162片预制箱梁全部架设完成……项目先后荣获“省级文明单位”“全国‘安康杯’项目”“湖北省工人先锋号”“湖北省公路水运工程‘平安工程’建设示范工程”等多项荣誉。

拼智拼力,进入世界桥梁殿堂

主跨720米!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是世界最大跨径钢混结合梁斜拉桥。相关专家认为,这一桥型的主跨实现由600米级向700米级突破,极大地推动桥梁技术发展,为世界桥梁提供了中国设计和建设方案。

然而,建设并非易事。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的桥址地质条件复杂,桩基位于灰岩区,溶洞发达,最大洞高15.8米,施工常有漏水、塌陷现象,覆盖层岩层性质差,桩基成孔难度大。此外,作为同类型斜拉桥世界第一,技术和工艺难度大,主梁安装施工监控要求高,技术控制需要极高水平。

难,还在钢混结合梁的安装。整座大桥“骨架”由121个主钢混梁组成。每片主钢梁包括2根箱型主梁、3根横梁、1根纵梁和混凝土主桥面板,重500多吨,涉及吊运、腾挪、调位、高栓等复杂工艺,还要与斜拉索安装环环相扣,且每个“庞然大物”之间对接精度在3毫米内。

作为大桥的主要受力结构,斜拉索安装是大桥建设的重要一环。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共设116组232根斜拉索,采用钢丝强度达到1860兆帕。斜拉索单根最长387.21米,最大重量38.49吨。缆索的“穿针引线”也不轻松。“线”是一根重24吨的斜拉索,里面绑着253根钢丝,“针”是大型吊机,从223米高的主塔“穿”下来。工人在高空用张拉锚杆、卷扬机将盘卷的斜拉索吊起,把索头固定在主塔。索的另一头在桥面,用10多个滑轮牵引,在吊机配合下将索穿进锚拉管。工人们穿一根“线”,要连续干3小时。

世界级桥梁必须有世界级造桥实力!

面对项目建设任务重,地质条件复杂、工艺要求高等诸多挑战,中铁大桥局加强技术攻关,实现了多项重要技术创新——主梁采用双边箱组合梁,索梁锚固采用锚拉板新型结构,节省了桥梁宽度;针对现有钢锚梁锚固技术存在的缺陷,提出新型钢锚梁锚固构造,能有效消除混凝土塔壁收缩引起的次内力效应,降低塔壁开裂风险;采用新型栓焊混合组合梁钢梁连接模式,钢纵梁的底板、腹板与相邻节段采用栓接、与横梁采用栓接、顶板采用焊接,极大节省了材料和费用;采用新型主梁截面,主梁组合梁、钢纵梁钢箱模式,有利于提高主梁结构安全性与经济性。

以识变之智攻重点,以求变之勇破难点。移动横梁设备增加一倍,争分夺秒优化工序组合,突破传统工艺,实现环环相扣……浇筑主塔时,为提高工效,咸宁项目群公司优化施工方案,将原来4.5米一节塔柱浇筑,调整为6米一节进行浇筑,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缩短浇筑时间。在赤壁长江公路大桥上,两片主梁安装时间为12天,比采用传统工艺缩短4天,吊运一片梁比原来缩短3小时,创造了“赤壁桥速度”。

大桥主塔采用“H”形设计,北主塔高217.33米,南主塔高223米。项目创新设计方式,工艺工法创新取得了多个“世界第一”,攻克了大体积承台混凝土浇筑、超高主塔混凝土一次性垂直传输、大跨径720米钢混结合梁索力和成桥线型控制等多项世界难题。

助力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是《国家公路网规划》和《湖北省骨架公路网规划》中台(州)小(金)公路跨江控制性工程,也是国家发改委首批基础设施等领域80个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运营的示范项目之一。合龙后,预计今年“七一”建党一百周年前夕建成通车,届时从赤壁过江到洪湖仅需5分钟。

摊开我省高速公路地图,赤壁长江公路大桥建成意义重大。它不仅是国家规划的浙江台州至四川小金公路的过江通道,还是武汉城市圈环线高速公路及随岳、沪渝、汉洪监、京港澳、杭瑞等高速路的重要节点,将从根本上解决洪湖至赤壁过江通道的瓶颈问题,使洪湖、赤壁两地交通与全国交通网无缝对接,为全省高速公路网“增密、互通、提质”起到重要促进作用。

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带动中部现代化都市圈建设、促进中部地区加快崛起,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热门话题。而即将建成通车的赤壁长江公路大桥,与已通车的嘉鱼长江公路大桥,共同形成鄂南的幕阜山区与江汉平原双通道过江交通格局,将赤壁、洪湖、嘉鱼等长江中游城市更紧密联系在一起,快速通道半径辐射到武汉城市圈内城市,对拉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交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底盘。

赤壁长江公路大桥成功合龙,是湖北交投集团吹响一季度交通建设“开门红”的冲锋号,迈出“十四五”开好局的第一步。十年来,湖北交投累计完成投资3700多亿元,建成高速公路2900多公里、长江大桥6座,结束了10余个县(市)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十四五”期间,湖北交投将新建成高速公路900公里,助力全省实现高速公路网密度达450公里/万平方公里。力争“十四五”期间新增投资3000亿元,再拉动GDP增长9000亿元,为湖北“建成支点、走在前列、谱写新篇”作出交投贡献。

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湖北交投集团负责人表示,要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越是攻坚克难,越要大力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赓续共产党人精神血脉。在全省综合交通投资建设的主战场上,始终保持革命者的大无畏奋斗精神,鼓起迈进新征程、奋进新时代的精气神。

撰文:周漓 图片由湖北交投咸宁项目群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