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把乡镇建成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 2020年12月23日

□ 张俊飚 王学婷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实施乡村建设行动,强调要在不断提升县城综合服务能力的同时,“把乡镇建成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这彰显了乡镇建设的重要性,也蕴含着乡镇建设在贯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所承担的重要功能。我国数万个乡镇就像散落的珍珠一样,镶嵌和分布在广袤的地域版图上,星罗棋布的勾连着县城街道与村域村落,形成了宽宏的乡村空间与庞大的乡村经济社会群体。加强乡镇建设,使之成为乡村的经济中心、治理中心、服务中心和数据中心,进而上升为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对推进乡村全面发展和加快乡村繁荣振兴意义重大。

把乡镇建成乡村的经济中心。由空间演化和历史演进而成的乡镇,往往是各类要素的集散地,具有道路交通、信息交汇、人员交往和物资交易的天然优势。在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乡镇具有重要的空间经济属性,承担着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职能。让乡镇成为乡村发展的经济中心,需要加大培植乡镇产业,做实做活乡村产业经济,推进一二三产业的有效融合与有机衔接,打造“生产在农户、基地在乡村、加工在乡镇、增收在农民”的乡村经济发展模式,建设接二连三、三产融合的乡村经济发展新业态,进而形成以乡镇为核心的经济增长点,并发挥其对周边乡村的辐射带动效应。与此同时,不断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合和盘活乡村集体资产与各类资源,通过政策引导并鼓励农资供应、土地托管、统防统治、烘干收储、农技推广、农机作业等生产性服务业和餐饮休闲、乡村旅游、养老托幼、物流配送、健康医疗等生活性服务业的充分发展,在多元服务组织培育和服务方式创新的过程中,构建乡村经济发展的新支点、新亮点和新增长点,使乡村经济更活、乡镇气息更浓、农户家庭经济和农村集体经济繁荣发展。

把乡镇建成乡村的治理中心。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内容。要牢牢把握当前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乡村现代化治理目标,充分发挥乡村党组织在乡村治理中的引领作用,通过调动广大农民参与和协调乡镇各方力量与各种资源,让乡村治理中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等各类任务落得实、落得好。这就需要充分发挥乡镇区域中心的功能作用,不断创新和完善乡村的治理制度,促使自治、法治和德治在乡域、村域范围内有机融合并自成一体,最终形成包括基层组织建设体系、村民自治管理体系、信法守法行为体系、崇德向善民风体系、公共服务保障体系以及乡村发展产业体系等在内的运行有序和运转高效的乡村管理系统与发展治理体系,不断提升以乡镇为核心的乡村治理现代化水平。

把乡镇建成农村的服务中心。具有点面结合特征的乡镇,其乡镇管理机构所在地是“点”,散布在周围的广大村落是“面”,由点到面的辐射与延伸,是增强农村服务效能和提升服务效率的重要路径。乡镇既要满足乡村广大群众对农村义务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险、劳动就业、文化体育等方面的基本公共服务需求,通过创新服务产品和优化服务提供方式,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与此同时,还承担着面对人民群众所关注的食品安全、社会治安的维护责任和化解矛盾纠纷与帮贫扶弱济困的服务援助职能。这就需要不断优化乡镇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通过统筹中心乡镇、重点乡镇和特色小城镇的公共服务与基础设施的建设规划,完善乡镇基本公共服务投入体制机制,建设数字乡村和涉农便农服务平台,创新乡镇公共服务供给方式等系列措施实施,切实增强和提升乡镇的服务能力,回应和满足广大农村群众对公共服务的需求。

把乡镇建成数字乡村的中心。在信息化和数字社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作为勾连广袤乡村重要空间结点的乡镇,只有顺应时代发展,在与时俱进中乘上新时代新经济发展的快车,才能让广大农村和亿万群众分享到现代经济社会发展的宏大福利。为此,要利用“十四五”时期国家提倡发展数字经济的良好机遇,大力推进乡镇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建立一批有利于提高精细化和精准化服务水平的乡村基层管理服务平台,按照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理念,务实推进农村医疗、乡村文化、教育培训、交通运输、快递物流等各领域的信息化建设,通过确立数字乡村战略和实施“互联网+”与数字乡村建设行动,着力打造农业生产新方式,构建农村经济新业态,让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方式成为驱动乡村健康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

(作者分别系华中农业大学湖北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