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沉浸式”社会自习室悄然兴起 大学生付费到校外上自习 2019年12月27日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歆 通讯员 程丽鹃

12月中旬,湖北工业大学建筑学大二学生王萌(化名)一大早就从学校出发,乘坐1小时的公共交通后,到达位于中建广场B座的一家社会自习室,她已预订两人自习间,准备和同学讨论期末作业的设计细节,“设计作业耗电耗内存,需要反复讨论,图书馆有些嘈杂,电源不够用,付费自习室更自主。”

房间内,光源来自面前的灯带或台灯。身处其中,耳边只有他人敲击电脑、翻书、写字的声音。近半年来,主打“沉浸式”学习的社会自习室悄然走进大众视野,被网友戏称为自习室中的“小黑屋”。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发现,付费自习室的用户不仅有社会人,还有不少在校学生。临近期末,在校学生竟达到顾客总人数的一半。高校内有干净明亮的图书馆,教学楼内也有不少空教室可供自习,学生为何放弃校内便捷的环境,选择付费自习室?

“我们也没想到会有学生来。”谈及店内的学生用户,自习室工作人员刘女士颇感意外,自习室的目标客户是考研、考公、考证的社会人,试营业几天后,不少高校学生也通过网络平台找到店里。刘女士推测,付费自习室吸引学生的原因是“服务好”,“免费无线网络、饮水、小零食、充电插头、冰箱、微波炉都是基本的,我们还会帮顾客点外卖,学生可以心无旁骛地学习。”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大学生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在校大学生一个月的平均消费为1405元。记者了解到,根据地段和配套服务不同,付费自习室价格每天花费20元至50元不等。在充值优惠活动下,一人的自习空间,一个月消费约500元。

“既然花了钱,就要把买来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王思宇在读书期间是付费自习室的常客,由于在自习室的时间直接和金钱挂钩,她会更用心地学习,学习效率比在图书馆要高很多。有学生坦言,学生在图书馆的行为多样,上网、玩手机、背书、查阅资料等都有,而花钱去社会自习室自习的人都有十分明确的学习目标,大家都自觉保持安静,自习氛围非常好。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张红梅认为,从心理学上讲,注意力集中讲究对象和背景,背景淡了,对象突出,思维更容易被集中到对象上,“沉浸式”自习室的环境布置确实蕴含了科学原理,校内往往不具备单人自习的条件,付费自习室满足了一部分学生的需求。对于学生在付费自习室通宵复习的现象,张红梅提醒,熬夜伤身,学习重在平时。

据了解,这种”沉浸式“自习室在武汉有几十家,主要分布在中南路、昙华林、光谷、徐东、江汉路等地。